第二卷 大宗师 第六百一十五章 天地玄黄外
作者:鲁西平 更新:2019-09-30

注容焚天魔火最是阴毒霸道,能千无声无息!间焚化万也是夜帝苍山元神强横,阴神茁壮,本就是十八层地狱之下羁押的恶煞凶神。若是换了任意一个人来,被雍容这般一烧,早就魂魄无依,化做虚

又过了片刻,雍容见夜帝苍山元神赤子两眼之间再不复之前清明,便也知道这魔头的魂魄阴神终已是被自己炼化了一小部分,打开了一处缺口,当下哈哈一笑,伸指一弹,一缕神念裹挟着一道惨白焰光,缩成一点微尘般,寒光闪过,钻进了夜帝苍山元神的大嘴之中,瞬间也窜进了紫府灵台,在他元神之中四处游荡,焚烧魂魄,泯灭灵识。

正是他体内一道“太阴冰焱化神阴火

只觉得脑海之中一下子就有许多记忆再也想不起来了,夜帝苍山这才知道雍容的厉害狠辣,眼见自己元神之中,一黑一白两道真火纵横交错结成一张弥天大网也似,死死网住自家的灵识意志,蚕食桑叶一般一点一点的吞吃年净,顿时脸上也显出惊恐的神色。

雍容见状,只是嘿嘿冷笑不止:“本尊之前还怜你为人忠义,三千年后还顾念旧主,要伐天奋战,只道你是那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之流。能忍人所不能忍,为人所不能为,想不到却是本尊一时走眼,看错了你。到头来不过就是个只知道匹夫之怒,血流五步的货色,与其留你日后飞升上界,祸害苍生,还不如就此被我炼死,叫我手下平添一大臂助。”

这时候,雍容心里已是灭了要把这魔头收服的念头,只一心一意。焚化了他元神中的残余魂魄,然后借着这肉身元神为壳,或是炼成自己的一具分身,或是就在自己手下妖王中间选了那性情忠诚的,泯灭肉身,打入魂魄灵识,依法炼化,六七年后,就又是一个。“夜帝苍山。”法力神通都如从前一般。

而那夜帝苍山为人也是凶悍到了极点,明知道自己这一遭怕是十死无生,连鬼都做不成了,竟也只把牙关紧逼,就是不向雍容求饶。

如是这般,金乌西坠,玉兔东升,转眼就是七天七夜。

这一日,天刚午时,浓烈的太阳光直直落在东海之上,天地一声震响。四野轰鸣,却是雍容手中的焚天魔火和太阴冰焱终于在夜帝苍山元神之中会和到了一起,发出咔嚓咔嚓一阵响声,如同水晶碎裂,再看那夜帝苍山,二目紧逼,元神眼中空空洞洞,一片混沌,再没了一丝一毫的神采飞扬之感。

直至此疚,雍容心头三大隐患,太玄天主,秦皇赢政和夜帝苍山这三大天仙便全都陨落,只剩下昆仑洞天几乎全数被毁的玉虚宫,四处求援的法门寺空空老和尚。不过对于这一道一佛两大宗派。雍容现在却也不想马上招惹,彻底撕破脸皮。

一来,法门寺中存放了佛祖释迦摩尼转生人间涅巢之后留下的一颗佛祖舍利子,昆仑玉虚宫中也还有十二金仙留下的几道法力能够帮助姜子牙发动打神鞭的全部威力,这两者全部是一般的宝物,雍容虽然现在本体已经出关,同样有了相当于天仙一级的法力,手头上能够动用的力量简直惊天动地,并不害怕,但真要正面对上这两家,可以肯定的是,他也绝对不会太好过就走了。

一旦动手,就是得不偿失。

二来,姜子牙和空空老和尚之间本来就有极大宿怨,雍容若不跳出来招惹,这两家早晚也要做过一场,分明主次,以定下人间信仰之正统。

所以,雍容心里也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坐山观虎斗,扯旗看大戏。

当下,挥了一挥手,云开雨收,雍容伸手一点懵懵懂懂的夜帝苍山,那贴在他额头上的一片“绿叶。顿时渐隐渐化,没入他额头中间,接下来又抓起那三四尺高的一尊元神。往下一按,重复投入夜帝泥丸宫中,一声呵斥,张口唉出一口精气。

登时,夜帝苍山缓缓睁开眼来。伸胳膊踢腿,朝着雍容单了一个稽首,口称道友,雍容也是微微一笑,举步一迈,二人各自跳上本体头顶那一片浩浩荡荡的云此,之间,各自寻了元神神木的一条枝桠,盘膝坐下,再不言语。

厮时,东海之上,碧波万顷。远远里一座仙岛载沉载浮飘在海面之上。七色霓虹横跨天际,经天而来。沙鸩白鲸,大鱼越水,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片亥之后,天边一声鹤啾,飞来一只巨大白鹤,朱顶红睛,啸如龙吟。顷亥到了近前,围着雍容身下左转三圈右转三圈,雍容哈哈一笑,伸手一把在虚空中拽出一根通体碧绿盈盈如玉的九节竹杖,执在手里,履空凭虚,如走平地,只一步跨出去便一脚踏在白鹤背上,冲霄而去。

自此之后,玉宇澄清万里埃,修道界中罕有的一片风平浪静。雍容变化了形态身姿回到家中,终也豁然贯通,绝了要把家人全都度化成仙的念头,只寻了一个小妹雍璇也在的日子,借着夜色,将自己手里的三枚火枣给老父老母一家人全都服了。以法力运化,替三人洗髅易经。助长药力,通达全身。

修仙有道,道途坎柯,一家人平安才是福气,有这一世相聚的夙缘已经是几世修来的福分,若再要强求,只怕就算能强而为之,将一家老小度化成仙,可总也免不了后面天地重劫,九大灾难,一起涌上来,到时候身死道消,多活几百年岁月却也绝了转世轮回重新来过的机

还不如这一世完结之后,若是缘分不减,日后雍容修为水涨船高,还能遍寻三界,找了几人重新度化。如有仙根福缘,有朝一日觉醒前因。一家人不也还能在一起!!!

闲话少说,如是这般,岁月匆匆又是两甲子,人间岁月一百二十年。雍家上下,子孙繁衍,早已经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了,父母妹都是无病无灾,活到了一百四五十岁的时候,安乐而去的。

夜晚时分,月色如水,雍容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墓碑上,仰望天河,忽的微微一笑,一步跨进虚空,下一刻便到了自家的轮回岛上空,伸手只朝下一个,点指,顿时间波浪诣天。亿万毫毙,冲天而起,照亮了一方天空。就只见那东海之下,轰隆隆一阵大响,片刻之后却从那水中浮上天来一副巨大的画卷。

画卷之上,群山连绵,大河奔腾,数十万里江山如画,都换换落在雍容摊开的手掌心中,变作一轴三吴长卷。

图画之中,最中央处,一小火红。宫殿连绵,山中一树遮天蔽日,树上还有一条黑龙酣睡,树下几个男女全都跪在地上,朝天连连叩首。口称“师傅”不已,却正是那在轮回岛琅琊天中修炼的灵明,袁洪。黎晴,周玉华和杰西卡。雍容的一干弟子们。

而此时原本的轮回岛所在,已是海浪涛涛,哪里还有一处原本样貌。却原来补天阁琅琊天根本就是一副如同佛陀手炼“六道轮回图”一般的宝物,内中景物全是真实,自成一界。

名为“江山社稷图。是也。

同一时间,东海往西数万里夕”天地也是一阵摇晃,珠穆朗玛峰头。水云聚散,波涛如怒,同样是一副图画冲天而起,囊定了一尊人面蛇身朱发的巨大神祗。

“老友一向可好”虚空撕裂,雍容手持竹杖,悠然而出,面对早已经恢复了水神真身的水师,他脸上的笑意淡然,却不似是面对着毕生大敌,只好像是老友相隔多年突然相见般的模样。

“多说无益,你我做过这一场。不论谁生谁死,都是天意只看你逆天而行能闯出一个新世界。还是我顺天应人,能破开樊笼,找到真我

消身都囊在重重水浪之中的水师共工,仰天一笑,无限豪迈,手里黑森森的镇海绫轰的一声当头便将面前虚空打破了一个硕大的窟窿,从中望去,无限世界,随声随灭,一道黑绫贯穿始终,隐隐见到那一边的世界,广大无边,似有巨量元气翻滚不休。

“慢来,慢来,临行之前,我还要借你的镇海绫一用说话之间。雍容一手扯了水师手中另外一头黑绫,朝下远远一抛,登时抛到了北海上空,往下一垂,如钓鱼的鱼线,一股脑扎进海眼深处,过不多时。就只见那北海之上,骨朵骨朵。往上冒出来小山一般的水泡,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泼水而出。

一头黑虎仰天咆哮,虎背之上却不是那被上古封神姜子牙添了海眼的申公豹,又是哪个!

当初申公豹掠了雍容到北海海眼之中,以自己的大罗剑杰和极光元磁神雷两门神通,换取雍容一个承诺,要他有朝一日能取来镇海绫,助他脱困。

今日雍容临行之前,忽然心有所动,远远地看到昆仑山上金光耀目。一团云光中托起了怀抱打神鞭。满脸苍白的姜子牙老道,这才想起自己还有这么一档子事没有履行承诺,当下便也借了水师宝贝,隔空施法。吊起了申公豹的分水将军府。令他堂而皇之出了北海海眼,恢复自由之身,不日也能飞升上界,重复原职,去真正的东海当他的分水将军。

只是这么以来,雍容也不全是好意,只看那申公豹脱困出来,立刻便是一声长啸,跨虎登山,朝着旯仑山疾飞而来,便知道这个上古金仙是打着什儿心思了。

“走,走,莫要再来呱噪”。

水师在一旁早已等得不耐烦,双眼一翻,一步便闯进了天人通道。不见了踪影。

“见过不怕死的,却没有见过你这样着急送死的”。雍容呵呵一笑。面对身后万丈红尘,轻轻瞥了一眼,便再也不看第二眼,嘴里嘟囔了一声,突然哈哈大笑。

“贼老天,老子又来了,有种你就再向从前一样,把我打得魂飞魄散!!!”

历时几年的这本《还真道》终于是在今天结束了,对于大家和老鲁来讲,都结束的有些仓促和遗憾。本来还是有第三步天人卷的,但是因为新书的原因,老书是必须要在这个月底之前有个结尾的,而有关于这个结尾,也是老鲁我想了将近一个半月的结果,也算是把第二部人间卷的东西都交代清楚了,也留下了一些想象空间。所以老鲁还能勉强满意!希望大家也能满意!!呵呵,如果这本书过一段时间,还有朋友想起来,老鲁说不定会单开一本新书,把没有写完的第三部天人卷当成续集来写下去。

感谢各位老大这么多年的支持。老鲁再次真心的拜上!双手合十,多谢了各位!!!涧书晒细凹曰况姗不一样的体胎”、说阅读奸去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