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雍火
作者:亡命追婚 更新:2019-09-30

  傲狂界猛然大吼一声‘雍火’!   雍火!   这两个字,深深的震住了洋洋得意的空。

  要知道,这个名字,对于中原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五百年前,那傲天,便是手持‘雍火枪’横扫了整个中原武林!

  而此刻,这件傲家的镇家之宝,这件,从傲天去世后,从来就没有再出现过武林当中的传说神器,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吗?   “不不不……”

  一股热浪,已经迎面而来,空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大吼道:“怎么可能?那东西,怎么会在你这种人的手里?”

  同一时间,感受到气氛不同的众路人,包括飞狼侠在内的所有人,早早的退了开去。   虽然担心的看着他,明明,是可以帮忙的。   但大家明白,这是属于他的战斗!   他傲狂界的战斗。

  傲狂界!一袭火红色的衣服,在这般热浪的熏陶下,猎猎作响,身体上,那本是浓郁的火焰,再次加重了些许。

  他一招手,空中本是旋转不停的那团火焰,渐渐的落于他的身旁,他高声喊道:“有什么不可能的,它只不过是一件武器而已,都沉默了五百年了,也是时候出来溜达溜达了,是吧,雍火爷爷?”

  那团火焰,渐渐的消失了去,慢慢的形成了一杆枪,一杆无比庞大,且周身冒着火焰的枪。

  那火焰,渐渐的消退了去,显露出来的,反而是一杆古迹斑斑,有些生锈的武器。

  傲狂界眉头一皱,也不理会,怒声道:“你还要不要战?”   “战!”

  空本来是害怕的表情,忽然燃烧了起来,周身飘起一股浓郁的白色气芒来,嘿嘿冷笑道:“我空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挑战了无数的高手,你以为,我会怕谁吗?”   傲狂界一笑,道:“正和我意!”

  他伸手一抓,将那杆漂浮在其身旁的‘雍火’抓在手中,微微一抖,巨大的枪在被其舞得虎虎生风。   “喝!”

  两人,用的都是大武器,这般碰撞在一起,当真了不得啊。   一股火焰飘飞了出来。

  路人一惊,那大叔啧啧称奇道:“啧啧,没想到啊没想到,连雍火都出世了啊,还愣着干嘛,赶快禀告城主啊!”   说着话,挑着两个箩筐,快步向着凶阳城跑去。

  年轻小伙子一愣,摇头道:“要去你去,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场景啊,我要看下去。”

  水晴和雪融客,完全被傲狂界那一副火红色的身影怔住了,水晴不满道:“什么吗,早知道他有‘有灵’武器,干嘛不早拿出来啊。”   “有灵武器?”

  水晴见他三人不是很明白,咳嗽两声,解释道:“不懂了吧,没见识了吧,告诉你们,当一个人的武功修炼的起了火候后,他便会寻思着找一把武器,即便是刚初入江湖的,有武器在手,总是有个保障。”

  飞狼侠下意识的看了看腰间的两把剑,问道:“水晴,武器是跟我们心心相印的,可不是用它来战斗的。”   “那是你们!”

  水晴指了指飞狼侠和傲狂界,道:“若是换做旁人的,比如木头,你看他,武器倒是很好,可是,他能和他的武器心心相印吗?”

  雪融客一愣,微怒道:“我从小,就和流刃在一起了,我们是有感情的。”   “那好!”   水晴反问道:“你除了用它来打架外,还干过什么?”   “这个……”

  雪融可一时语塞,想了半响,答道:“难道,还有别的用途吗?”

  水晴呵呵一笑,道:“不知道了吧,诺,问问飞狼,他会告诉你的。”

  此刻,飞狼侠和花飞儿的目光,完全都盯着场中的战斗,只见傲狂界越战越猛,虽然有些落于下风,可是,那股拼命的精神,可不简单。

  而空,虽然招式犀利,功法奥妙,可他却是碰到了一个难缠的家伙,也是急的手心冒汗啊。

  呼听水晴的话,飞狼侠一笑道:“天下间,最好的武器,就是你的拳头,用感受你拳头的那份温情,去感受你的武器,你有试过吗?”   “温情?”

  雪融客淡淡的陷入了沉思中,自己从小就不缺少温情,自己,到底缺少了什么。

  流刃弹了出来,在日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偶尔,还飘荡出一股寒流的气息来。

  雪融客脑袋笨,看了半天,也没明白,傻笑道:“那我敢怎么去感受呢?”

  飞狼侠微微一笑,沉默不语,倒是一旁的花飞儿抽空道:“用心去感受,去感受它的不同。”   “哦!”雪融客淡淡的应了一声,又陷入了思考当中。   水晴无奈的摇了摇头,骂了声笨蛋。   “喝!狂海怒天!”

  傲狂界一抖手中雍火,一招狂海怒天,被其用出,一片火焰飞过,空见状,当场倒吸一口冷气,忙躲闪开去。   再看!

  场中,一条沟壑深深下陷,那是,被火焰硬生生割裂开的。

  见此情况,空并没有害怕,反而是大笑道:“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我就是输了,也是输的值!”   “那就要你输!”

  傲狂界怒吼一声,身体中好似有用不完的力气般,再次和空碰撞在一起。

  几十个回合下来,终于是将空逼迫到了一旁,几招连续挥动,空一个不留神,被傲狂界一枪挑中,鲜血瞬间狂涌而出!   “咳咳!”

  空翻身落地,手捂胸口,那里,鲜血已经染红了一大片。

  可对面,傲狂界的身体上,也是一片片的血迹,怎么差距就这么大?

  傲狂界一抬手中巨抢,吼道:“你服不服,还想杀我,就你这副样子,都不怕侮辱了你们‘势界’的尊严。”   “小子!”

  空的眼睛,忽然爆射出一股精光来,随后一想,不行,要是现在拿出真正的实力,那可就不妙了,看来,要先回去和无人儿老大说明情况了。

  想到这里,空笑道:“你有种,今天就到此为止,我想,我们日后还会再见面的。”   “哎呀!”

  傲狂界见他如此顽固不化,还想着报仇,当下就准备冲上去揍他一顿,却是被一道身影挡住了。

  飞狼侠站立于二人中间,望着空,一脸正经的问道:“你刚才,一点都没有露出杀气,而且,你也没有用出全部的实力。”

  “喂!”傲狂界不悦道:“他根本就是打不过我吗,什么没有用出全部实力啊。”

  飞狼侠不顾傲狂界的抱怨,他也知道,傲狂界虽然此刻看上去占了上风,但他的身体,也快到极限了。

  他继续看着空,一字一句的问道:“我问你,你和无人儿是什么关系,还有,你要‘八珠’是准备干嘛?”   “哼!”

  空冷哼了一声,转头道:“那些东西,你到了皇城,自然不就知道了。”   他话刚说完,身形就这么消失在了原地。   “好快!”   “什么时候?”

  飞狼侠和傲狂界对视了一眼,这小子,轻功也太好了吧,再他二人面前,还能做到不被发现,从容离去。   “轰隆隆……”

  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的马蹄声,傲、飞二人抬头看去,只见从凶阳城处,一对人马,快速的向着此地而来。

  飞狼侠忙招呼上了其他同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暂时躲避一下,再从长计议。”   众人答话,个个展开身形,快速的离开了此地。

  且不说那群人马是干什么的,单说他五人,快速的逃离了此地,向着森林远处跑去。

  等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众人坐下休息,傲狂界那本就累垮了的身体,当下便是倒头想睡。   飞狼侠强行要求他快速治伤,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啊。   是夜!

  四周终于是静了下来,唯有,一些不知名的虫儿在轻轻鸣叫着。

  月光,被一团黑云遮住了,但大地上,依然一片银装素裹,看的清周围的景象。   几人,在一个火堆旁,讨论着。

  傲狂界再次展现了他顽强的一面,那么重的伤,这次竟是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恢复了过来。

  水晴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是不是蛮族啊,身体恢复速度这么快。”

  傲狂界一愣,吃着嘴里的肉,道:“什么蛮族啊,我怎么了,都干嘛看着我啊?”

  水晴正了正神色,说道:“一般想你受的那种伤,到了普通人身上的话,早就死了。”

  “废话!”傲狂界骄傲道:“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傲狂界!”   “切!”

  水晴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我只听说过,北山蛮族,体壮如牛,他们的身体很强壮,很强壮,即便是不习练心法,也可以和我们‘势界’的高手相比,主要就在于,他们的恢复速度快。”   听到此处,大家的目光统一的盯上了雪融客。

  雪融客一愣,笑道:“也没有那么夸张了,只是外蛮气候恶劣,每个人的身体素质都很好,没有晴儿说的那么夸张。”

  水晴不高兴道:“真的啊,我没骗你们,以前就有个蛮族的家伙,来攻击我们水家,家族里的一流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呢。”

  傲狂界讽刺道:“那是你家的一流高手修为不高,我看啊,三流高手还差不多。”

  水晴哼了一声,转头问雪融客:“木头,你说说,到底有没有那么厉害!”   雪融客被其一吓,忙点头称是。   大家无语不已。

  飞狼侠见大家闹够了,便正色道:“好了,现在开始讨论正事了。”

  说着话,他眼光习惯的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任何的动静后,开口道:“那个空,竟然知道我们要去皇城,你们怎么看?”   众人的心里,各有各的想法,此刻都斟酌了起来。

  半响,傲狂界开口道:“我看啊,八成是万通那个小白脸,泄露了我们的消息。”

  花飞儿见傲狂界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在吃万通的醋,说道:“不会的,如果他泄露了我们的消息,那他自己,且不是也有危险,我看他不想是那种傻瓜。”

  傲狂界没来由的一阵生气,怒道:“那不说他,空那小子,怎么知道我们要去皇城。”

  此刻,气氛陷入了一点点的紧张,雪融客最受不了这个气氛了,小声道:“会不会和我们的路线有关?”   “恩?”

  飞狼侠眼中闪过一丝明白了的意思,开口道:“难道,要去皇城,非得经过凶阳城吗?”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没了答案。

  水晴插话道:“想那么多干嘛,明天我们乔装打扮一番,去城里打探些消息,不就可以了吗。”   “恩!”花飞儿点了点头,道:“也只有如此了。”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