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收网(中)
作者:玛玛落 更新:2019-09-30

1

  9:00,陈毅的casio电子表,发出了闹钟提示音,接着众人都在这个响声中,自觉醒过来,唯独一个人,还陷在单人沙发里,没有动弹分毫,郑克正准备伸手摇醒杨浩文,却不料手在半空中被王隼目给截住了:“你们晚半个小时在出发吧。”也就是默许两人再多睡30分钟了。

  “哟~组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贴心了?”赵雅美看着王隼目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走走走,出发了,一天到晚哪这么多废话?”说完,王组长就红着一张老脸,推开了车厢的大门,独自一人先一步下车了。

  “喂~组长,解释一下嘛!”接着,赵雅美和陈毅两人已经是疯疯癫癫追着王隼目出发了,这也许就是缺少睡眠的附加属性。

  车厢外,这已经是是人潮涌动,上班高峰的时间,在熬了一个通宵之后,陈毅甚至都没有想到,见到人群居然有种久违了的感觉,他似乎都体验到了武侠小说里,那种闭关修炼了很长时间之后,重入凡尘的感觉。

  赵雅美依旧不依不饶:“组长,你该不会是基佬吧,对阿文这么温柔,对我可没这么好。”说完,眼神里都带着几分狡黠的笑容,好像自己已经猜准了一般。

  “你这丫头,都说些什么!”王隼目再听到基佬之后,彻底忍不住了,“你就没想过,阿文作为新人,这段时间长期的睡眠不足,很容易犯逻辑上的错误,或者说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但是男人又不像你们女人,有事没事就哭一哭,男人憋着得多辛苦……”接着就开始唐僧普法一样,浩浩荡荡开始教育。

  “行,stop,我懂了,非常接受,您老可以歇会了。”赵雅美完全败下阵来。

  陈毅笑了笑:“我说你不行啊,这个回合10分钟都没坚持到。”

  人其实还是要当个活在生活里的正常人,适时地享受,恰当地感叹,该怎么活就得怎么活,如果过分地不食烟火,都不知道该不该说自己是个泥塑菩萨。

  一路上这么有的没的插科打诨,三人很快就到了魏超的家,今日有了王隼目打头阵,陈毅还是感觉轻松不少,至少这个当死神宣布坏消息的人,不用是自己了。

  王隼目宣布魏超的双腿目前在验尸房的这个消息,是在魏超的老婆,父母跟前完成的。亲属自然是难免一番涕泪纵横,悲痛万分。不过一切还是得按照老规矩,王隼目看了一眼抽抽噎噎的人们,还是硬着心肠地问了那一句:“我们能去魏超的房间看一下吗?”

  最先抬头的,是魏超的老婆,这不倒不是什么非常了不得的现象,魏超的房间其实也就是他老婆的房间,两年过去了,这个房间里魏超的东西,肯定已经不再是占着主流的部分了,所以作为房间的所有者和使用者,这个女人有理由对此感到紧张和不安。

  就在女人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的时候,魏超的父亲最先发话了:“没问题,我带你们过去。”

  王隼目看了赵雅美一眼,示意她留下来以安慰的名义,顺便盯着这两人。然而这个眼神交流的过程还没有完全进行完成,魏超的老婆就也站了起来:“我带你们去吧,魏超有些什么,我比他们清楚。”说完也没等所有人同意,就已经抢先一步朝着卧室走了过去。

  王隼目和陈毅只好赶紧跟上,赵雅美则一把拦住了也想同行的魏老先生,有效地将剩下家属控制在了这个客厅里。

  魏超的老婆在前面带路,将王隼目和陈毅带进了最靠近大门的房间,魏超的老婆靠着门框指了指房间里头:“这就是我和我老公的房间。”

  王隼目和陈毅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的脸,她已经从悲伤转换成了另一种更复杂的感情。两人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现,进了卧房,首先便发现了边上的主卧洗手间,里头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廉价香水味道。

  “这洗手间还不错。”王隼目很刻意地问了一句,然后对着陈毅朝房里撇了一下头,自己则站到魏超老婆的跟前,阻断了她和房间里的视线联系。

  女人其实不是很感兴趣王隼目对这个厕所的赞美,只是尝试着要从王隼目肩膀的上方,查看一下陈毅都在翻查一些什么,为了不太明显,她还是没有多在意地回复者王隼目:“我们家是三室两厅,我和魏超住的是主卧,我公公一个人住间房,我婆婆带着我儿子住另一间。”

  王隼目点了点头,问道:“你丈夫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喜欢的服装品牌?”王隼目这么问着,房间里已经传来了陈毅打开衣柜的声音。

  女人听着这个声音并没有再回答问题,只是不停地将头发刮到耳后,她不时地舔舔干涸的嘴唇,甚至最后开始咬起了涂满甲油的指甲。

  “咳咳……”王隼目故意发出了声响,提示魏超的老婆毫无掩饰地走神,他又重新问了一遍:“你丈夫有什么特别的热衷的服装品牌吗?”“啊?呃……他以前喜欢穿……穿……”

  “组长你来看一下。”陈毅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女人比王隼目还要快一步朝着里头走过去。当她看见陈毅只是手里拿着好几件衣服,并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女人轻轻拍了拍胸口,陈毅不屑地嘴角朝下弯了弯,却并没有多搭理她,只是对着王隼目翻了翻衣领上的标签。

  “你丈夫很喜欢买如新的衣服是吧?”王隼目的脸上也是“秉公执法,正义凛然”毫无八卦的心思。

  女人这才换回了之前悲伤的情绪难过地说道:“我丈夫觉得他们家的西装外套很好看,所以经常去他们家买衣服,或者改衣服。这和他失踪有什么关联吗?”

  陈毅比王隼目先开口了:“我们还在对这条线索进行调查,等案件结了我们一定会尽快告诉你消息。对了,没有父亲的孩子已经很可怜了,你应该为你儿子的处境考虑一下。”陈毅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相框,然后就撇下女人和王隼目,独自一人往客厅里走了。

  返程的路上,陈毅只是不停地唱着那首《好了歌》而且只不重复着那一句:“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赵雅美实在忍不住,还是开口问了:“你到底在衣柜里翻到了什么?”

  “一份怀孕两个月的产检。”陈毅停了正哼唱的歌,轻飘飘地说出了这几个字。

  听到这里,王隼目和赵雅美就什么都没有再说,他们知道,陈毅曾经有过一个让他难以忘怀的美娇娘,都说花心的人,并不是一开始就这样,他们遇到过让他们伤透了心的人,从此决定戏耍于红尘之间,总是不停的换身边的人,却再也找不回曾经的那份心动。2

  待王隼目那一组人出发半个小时候后,郑克摇醒了依旧和周公约会得难舍难分的杨浩文:“喂~再睡我可就抱着你走了啊!”郑克说完这句话,居然还自动脑补了一下自己抱着杨浩文的样子,怎么说呢,这杨浩文好像比他高一点,虽然瘦,但是骨头才是身体部位比叫重的成分,外加他瘦抱着的时候一定硌得慌,所以……

  郑克脑洞大开,各种想法不定,不过好在这句基情满满的话还是起了效果,杨浩文揉着酸麻的脖子,睁开了眼睛,迷迷蒙蒙地左顾右盼了一阵子,才发现原来这车厢里已经只剩下他和这个死胖子了:“其他人呢?”

  “早出发了,等你醒来,太阳公公都下班回家了,是组长特别关照让你多睡一会儿,不然我们也早就走了,赶紧起来,早点破了这案子,回家睡才是正经的。”郑克一边提议一边穿着鞋。

  “啊!为什么你可以睡那么长一条沙发啊?真狡猾……”杨浩文从靠背上挺直腰,浑身酸痛难当。

  “你没醒好不好,这是奖励像我这种起得早的人的专属福利。”

  “这不是理由好吧,你肉比较厚,应该不容易酸痛才对。”两人拌着嘴,锁了车箱的门,朝着交通总队出发了。

  交警总队虽然是附属于宇瑶市警察局的一个部门,但是却有自己额外的办公楼,坐落在繁华的沿江大道上,外加又是新建好,刚搬过去没多久的新建筑物,当郑克和杨浩文站在这栋新大楼的前面,看到那个两人高的巨大雨花石上,威武地雕刻着“宇瑶市交警总队”几个金粉大字,总觉得比较像是警察局附属于交警总队,两人都不好意思自己没刷牙没洗脸就往这建筑物里头去,不停的整理了一下睡得皱巴巴的衣服,才叹了口气走了进去。

  自动门打开,以白色基调为主的现代大厅里,最前方便是一个大半圆形的接待前台,两人因为没有通过内部渠道做预约,只好先往接待台走了过去。

  杨浩文轻轻敲了敲桌子,低着头正在刷手机的妹子抬起头来:“您好,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吗?”纤细的柳叶眉,弯弯的笑眼,红唇皓齿好不美艳,杨浩文不由都呆了。郑克看了一下妹子带的工作牌,原来这负责接待他们的,是交警总队有名的文书警花林芸,难怪杨浩文七魂丢了六魄。

  郑克摇了摇头,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杨浩文看来也是个愿意牡丹花下死的色鬼,看来只有自己开口了:“芸妹子,我们是省厅探案组的,我们想查一下三天前,早上6点50左右在塘辅路上发生的一辆白色volvos60发生的车祸。”

  妹子笑着盯着郑克圆圆的脸,咧开一个笑容,煞是甜美:“你好特别哦~”

  郑克皱了下眉毛,难道这也是一个要说自己胖到不可理解的人?瞬间有种被侵犯地不快,自己人说他胖,那也就算了,可如果不是自己的朋友,这么直接多少还是让人厌烦。“你难道不觉得我漂亮吗?”妹子歪着脑袋看着郑克。杨浩文被这么一问,也跟着愣了愣神,这是什么节奏?

  “一般的男生看着我,都会先说我漂亮。”说着停了一下,芸妹子瞥了一眼一边的杨浩文接着说,“然后还要调调情什么的,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呀?”妹子继续歪着头,各种妩媚娇羞看着完全不为所动的郑克。

  郑克看了一眼妹子,满不在乎地说着:“你能先帮我们查一下车祸的详情吗?我们可是高效率的团队!在我心中啊,正义来得可比漂亮的女娃娃重要多了。”

  听到这里杨浩文都不禁翻了个白眼,这前半句吧还有可能是真的,这后半句吧那明显就是装酷耍帅,nozuonodie,whyyoutry?

  林芸也噗嗤一声笑了:“好的好的,正义的刑警哥哥这就给你办。”将一份立案资料调阅资料表放到了台面上,说道:“要查立案资料就得先填表,胖哥哥先填了吧,我得明确你们的身份之后才能给你把资料调出来。”

  郑克拿过桌子上的表,老老实实地填了,但是人家妹子可不是那么老实地检查这张表。她将键盘敲得噼啪作响,一边在系统里查郑克的详细资料:“胖哥哥原来还是单身呀?咦,你只比我大一岁啊,你还当过兵……”

  两个大男人站在前台完全是一副非常无奈的表情,林芸几乎很快就将郑克的那些小秘密挖得透透的,直到芸妹妹彻底玩尽兴了,这才让打印机开始发出工作的声音,最后,一小叠资料放到了还用一只手撑在妹子桌面上的郑克跟前。

  “谢谢啊。”郑克都分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只好简单回答了一句,就伸手去拿,妹子拿着的另一头却没有松手。

  “记得有空约我~”妹子有一次歪着脑袋,笑容更灿烂地看着他。

  杨浩文简直就是一副看电影的表情看着整个事件发生的完整过程,而且还是前排强势围观,当他们最后拿着手里的这叠交通事故立案登记表,杨浩文注意到,表头上一行用铅笔写的手机号码,难怪妹子说,有空就要约了。

  郑克有些哭笑不得,杨浩文拍了一把郑克厚实的肩膀:“兄弟,机会难得,一定要好好把握!”就在这么一个时候,两人的手机同时震了起来,赵雅美发来的简讯,让他们两人赶往宇瑶市外语学院学后街的一家饭店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