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大结局
作者:梓紫月 更新:2019-09-30

在这桌上,夏紫涵看到了同样身着一身黑色西装的言烁熙。

看到凌梓睿和夏紫涵过来敬酒,言烁熙从椅子上站起身,目光温柔地望着夏紫涵,柔声地说道:

“涵,你还好吗?”

夏紫涵激动地连连点头,开心地对他说道:

“好,我很好。烁熙,你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

看到俩人这样亲密的样子,凌梓睿心里有些吃味,但还是隐忍着没有没有阻拦夏紫涵。

毕竟,今天他是以胜利者的身份站在了夏紫涵的身边。

这时,言烁熙将目光看向了凌梓睿,然后,话语中既有祝福,又带着挑衅着说道:

“凌总,希望你能够好好爱紫涵,好好珍惜她。否则的话,一旦让我得知你对紫涵不好,不论我身在哪里,都会赶回来把紫涵带走。”

面对言烁熙挑衅的话语,凌梓睿丝毫没有退缩,深邃的目光立刻迎了上去,坚定地对言烁熙说道:

“谢谢言教授的忠告,我想这辈子你是没有希望了。谢谢你能够来参加我和紫涵的婚礼”

说完,凌梓睿举起红酒杯朝着言烁熙示意了一下,然后拉着夏紫涵离开了这桌。

夏紫涵跟随着凌梓睿来到了最后一桌,也是他的男闺蜜桌,凌梓睿首先先向夏紫涵逐一进行了介绍,秦宇轩和贺宸自然是不用介绍的,凌梓睿指着薛子擎向夏紫涵介绍说:

“薛子擎,我小学同学,现在是赫赫有名的金牌律师。”

夏紫涵微笑着跟薛子擎点了点头。

薛子擎已经知道了今天他作为伴郎去接的这位新娘,就是之前要与凌梓睿打官司的那个女孩子。

为这事,他已经狠狠同着秦宇轩贬词了凌梓睿一通。

薛子擎告诉秦宇轩,凌梓睿这个无良的东西,明明没有跟人家女孩离婚,还不告诉人家。

最后,还是他亲自跑到民政大厅才把事情真相挖出来。

刚介绍完薛子擎,坐在薛子擎对面的一个人,没等凌梓睿开口,便主动站起身来说道:

“弟妹,这杯酒,你可得陪我好好喝一杯。”

听到对方喊到了自己,夏紫涵立刻将目光看向了对方。

当看清这人的长相时,夏紫涵的眼睛顿时瞪大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

看到夏紫涵古怪的表情,凌梓睿连忙侧过头,将目光朝着说话的人看去。

在目光扫到这人脸时,凌梓睿顿时傻眼了。

“梓睿,他,你,你们。。。”

夏紫涵结结巴巴地话语让在座的几个人,除了贺宸外,都露出了不解地神色。

而此时,贺宸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盯着凌梓睿。

在列嘉宾名单的时候,贺宸看到凌梓睿邀请了唐立仁。

当时,贺宸心里还有些纳闷,暗自琢磨着:凌梓睿这是打算跟夏紫涵摊牌了吗?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贺宸还是让琳达拿着邀请嘉宾的名单去让凌梓睿再看看。

可是琳达回来却告诉他说:凌总说不用再看了,直接印发。

现在看来,凌梓睿肯定是把之前的那件事给疏忽了。

看着夫妻俩大眼瞪小眼,一个惊慌,一个吃惊,唐立仁也有点懵了。

不过很快,唐立仁便想到了,看来之前的事情,凌梓睿还没有告诉他的新婚媳妇。

偷偷睨视了眼张口结舌的凌梓睿,唐立仁尴尬地朝着夏紫涵“呵呵”干笑了两声,然后,很不仗义地说道:

“弟妹,之前的事,都是凌梓睿这个祸害,他指使我做的,真的与我无关啊。。。”

唐立仁的话,顿时让全桌的人都好奇了起来。大家都想听听凌梓睿到底又干了些什么坏事。

满桌,也只有贺宸同情地看着凌梓睿,有种泪奔的感觉。

听到唐立仁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凌梓睿心中这个气啊,心中暗骂,自己真是交友不慎,竟然交了这么一个最佳损友。

他这样说,简直就是恨人不死,把他往死里逼啊。。。

这时夏紫涵已经从最初的惊诧,转为了难以置信,最后,她将目光慢慢转向凌梓睿时,在扫视了一会儿凌梓睿哀求的目光时,夏紫涵突然笑了。

夏紫涵这一笑,可把凌梓睿吓了一跳,连忙出声解释道:

“紫涵,你别听他瞎说,事情不是像他说的那样,是,是。。。”

听着凌梓睿结巴了半天也说不出个原因来,夏紫涵长长出了口气,然后,温柔地笑着说:

“想不出来怎么说是吧,没关系,慢慢想,以后有的是时间,足够你想出来的。”

夏紫涵这看似无害的话语,却让凌梓睿听着心里叫苦不迭“我的洞房花烛夜啊,看来是要泡汤了。。。”

凌梓睿目瞪口呆傻掉的样子,贺宸差点笑出声来。

**

婚礼酒宴一直持续到深夜,宾客们才逐渐散去。

后来,凌梓睿被他的男闺蜜们拉着硬灌了几杯,也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装醉,反正是趴在桌子上,说什么也不动了。

众人哄笑着,调侃着说:

“梓睿这是怕咱们闹他的洞房。”

“我看梓睿是被吓得,不知道一会儿怎么回去跟老婆解释设计骗人家的事。”

唐立仁一说完,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大家有说笑了一会儿,看着时间不短了,凌梓睿又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于是,秦宇轩便对贺宸说道:

“宸,你送梓睿回房间吧。我们也都散了。”

说完,大家帮着把凌梓睿从椅子上架起来,将他的手臂搭在了贺宸肩膀上。

架着凌梓睿,贺宸与他一起来到了乾喜汇顶层的总统套房。

这里,是今晚专门为凌梓睿和夏紫涵准备好的婚房。

“叮咚,叮咚”

听到敲门声,正在婚房里,闲聊的夏紫涵和几个伴娘立刻停下了说话。

琳达站起身立刻走到总统套房的门口,伸手从里面把房门打开。

看到贺宸肩膀上挂着的凌梓睿,琳达连忙出声问道:

“贺特助,总裁喝醉了?”

听到琳达的话语,夏紫涵急忙快步走了过来。

看见凌梓睿耷拉着脑袋,脖子上的领带,歪歪斜斜地挂着,脚下踉跄着被贺宸拖进了房间。

“梓睿今天高兴,所以多喝了几杯。”

贺宸笑着对夏紫涵解释了一句。

看到夏紫涵满脸着急的样子,贺宸心中暗笑:凌梓睿你丫的,真会想办法。

刚才,贺宸把凌梓睿一架起来,就发现了凌梓睿其实是在装相。

贺宸猜着,凌梓睿肯定是担心今晚洞房花烛,夏紫涵把他赶出来。所以才装给夏紫涵看的。

把凌梓睿放倒在套房里铺着大红*罩的喜*上,贺宸抬眼悄悄看了眼,正紧张地给凌梓睿又拿毛巾,又倒水的夏紫涵,心中不得不佩服凌梓睿的机智。

微微笑了笑,贺宸决定还是帮凌梓睿一把。

“紫涵,梓睿‘喝多’了,你好好照顾他,一会儿帮他把衣服脱了吧,他也累了一天了,让他好好睡一会儿。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贺宸给琳达递了个眼色,然后转身朝着房门外走去。

接收到贺宸的暗示,琳达连忙对几个伴娘说道:

“咱们也走吧,凌总和紫涵也都累坏了,让他们赶紧休息吧。”

几个伴娘立刻纷纷跟夏紫涵告辞,跟着琳达走出了总统套房,把门带上。

房间里,只剩下身穿大红喜服的夏紫涵和躺在*上装醉的凌梓睿。

夏紫涵看了看四仰八叉躺在大*上,已经鼾声微起的凌梓睿,两只穿着鞋大大脚耷拉在*下。

知道今天这个场合上,肯定会有很多人给他敬酒,喝醉也是在所难免的。

走过去坐在*边,夏紫涵轻轻推了推凌梓睿,低声说道:

“梓睿,醒醒,把衣服脱了再睡。”

可是,推了半天,凌梓睿连点反应都没有。

夏紫涵只好弯下身子给凌梓睿把鞋袜脱了下来,然后,伸手将挂在他脖子上的领带解了下来。

随后,夏紫涵将紧固在凌梓睿身上的西装外套和西裤脱了下来,然后,掀开大红喜被,轻轻给他盖在身上,然后,将房间的大灯关上,只开着自己这边的红色睡眠等。

今晚,这盏喜灯是不能关的,按照国人的习俗,结婚的当天,必须要点着一盏长明灯,一直到转天的天亮。

把这些都做好了,夏紫涵轻轻捶打了一下,因为站了一天,而有些发僵的腰,然后,将身上的喜服脱了下来,拿着睡衣走进了浴室。

很快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流水声。

这时,躺在*上装睡的凌梓睿微微睁开眼睛,微微笑了笑。

伸手除去了身上其余的衣服,随手扔在地上,凌梓睿又重新钻进被子里,将脖子以下的身体都藏在了被子下合着眼睛继续装睡。

稍稍过了一会儿,浴室里的流水声停了下来。

紧接着浴室的门,从里面打开,夏紫涵拿着毛巾一边擦拭着长长的秀发,一边从里面走了出来。

抬头看了眼对面的*上,看到凌梓睿依然沉沉地睡着。

夏紫涵把毛巾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走到大*边,轻轻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劳累了一天,夏紫涵也实在是困得不行,往*上一趟,便合上了眼睛,很快便进入了梦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睡梦中,夏紫涵梦到凌梓睿,梦到了他那双修长的大手,梦到了他那双黑亮的饱含柔情的眸子,还梦到了。。。

渐渐地,身体的异样,让梦开始真实了起来,睁开眼睛,夏紫涵看到眼睛上方,那张放大的俊脸。

此时的凌梓睿,显然醉的更厉害,猩红的眸子,布满了陶醉后,浓浓的情意。

很快,夏紫涵被凌梓睿你那盛满醇香美酒的眸子感染了,渐渐地,她的眸海中蒙上了一层bobo水雾,凝白的脸上也淡淡的晕染上了一层绯红。。。

一直到了中午,贪睡的两人才从睡梦中醒来。

看着一脸坏笑的凌梓睿,夏紫涵红着脸,小声骂了句:

“狡猾”

说完,夏紫涵想要转过身去,不理凌梓睿。

可是,刚刚转过去的身体,立刻被凌梓睿的大手,拉转了回来,轻轻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凌梓睿低声地说道:

“那件事,别再追究了好吗?那样的情况下,我要是不使点小手段,怎么能把你追到手呢?更何况那是你的身边还。。。”

接下去的话,凌梓睿没有再往下说,不过他知道,夏紫涵是听得懂得。

“那后来,咱们已经在一起了,你为什么还要瞒着,一直不告诉我。”

夏紫涵嘟着娇嫩的红唇,娇嗔地追问着。

“亲爱的老婆大人,那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再说,那时候,你的心还没有完全放在我身上,我哪敢啊。。。”

听见凌梓睿这样说,夏紫涵心中偷偷一乐,接着,她又问道: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

夏紫涵的提出的这个问题,让凌梓睿微微停顿了一下,稍后,他低下头,凝视着怀中的*,那凝白的小脸和目光如水的眸子,深情地回答道:

“你问我的这个问题,我也曾不止一次地问过我自己,之前,我一直没有确切的答案。

不过,现在,我已经可以确切地告诉你,在第一次看见你时,我就已经深陷在你的眸光中了。。。”

**

在凌梓睿的坚持下,夏紫涵只好答应他在套房再多住一个晚上。

傍晚酒店的餐厅给俩人送来了精美的晚餐。

昨天忙碌一天,就没好好吃东西,今天,又被凌梓睿缠着一整天劳累的精疲力尽的夏紫涵,此时,在看到满桌的美食,已经无法再去保持矜持。

“慢点吃,来喝点红酒。”

“我实在是饿了”

伸手接过凌梓睿递过来的红酒,夏紫涵微微喝了一小口。

“紫涵,咱们的洞房还差了一项没有完成,来咱们现在把它补上。”

看着凌梓睿端着红酒眉眼含笑地盯视着自己,夏紫涵这才想到,俩人忘记了喝交杯酒了。

这时,凌梓睿伸过大手,一把将夏紫涵拉扯进自己的怀里,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随后,手臂环绕,将水晶杯中的红酒移至到唇边,目光深情地凝视着夏紫涵,看到她把红酒也放到唇边后,俩人一起将红酒喝了下去。

看着夏紫涵把杯中的红酒一滴剩地喝下去,凌梓睿滴了墨的眸子闪动了一下,随后,伸手夹了块秘制鹅肝放进了夏紫涵的小嘴里。

夏紫涵将含进嘴里的鹅肝,慢慢的嚼着,不知道什么缘故,她突然觉得眼皮有些发沉,有些睁不开眼了。

“梓睿,我有点困了。”

“没关系,睡吧,我抱着你。”

凌梓睿的话音未落,夏紫涵已经靠在凌梓睿的怀里睡着了。

**

不知道过了过久,夏紫涵才从睡梦中醒来,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呈现在眼前的是房间一根根用圆形木头搭建起的屋顶。

这屋顶?

夏紫涵突然一激灵从大梦初醒的状态清醒了过来。连忙转头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身侧,并没有如期看到凌梓睿的身影。

“梓睿”

夏紫涵慌乱地从*上爬了起来,赤着脚,穿着身上的真丝吊带睡衣,便从房间里跑了出去,看到卧室外,连接着是一个不太大的客厅。

此时的夏紫涵,根本无心去观赏房间的布局,快步跑到客厅门口,猛地推开通向外面的大门。

“天啊”

眼前的一切,让夏紫涵顿时惊呆了。

看着面前这一望无际,浩瀚蔚蓝色的大海,夏紫涵的心很快从最初的惊慌平静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惊喜和祥和。

因为她已经看见了,从湛蓝的海水中,快速想着岸边游来的凌梓睿。

平静无波的海面,凌梓睿正挥动着矫健的臂膀,姿势的优美不亚于那些游泳运动员。

很快,凌梓睿便游上了岸。

从海水中站起身,身穿黑色三角游泳裤的凌梓睿,健美的身姿,在清晨柔和的阳光的照射下,披上了淡淡金黄色的霞光。

夏紫涵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恍惚,她一眨不眨地望着稳步朝自己走来,如阿波罗般俊美的男子,随着凌梓睿的身影越走越近,真实感才又渐渐回到了夏紫涵视野。

“睡醒了”

“梓睿,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

听着夏紫涵不出意料的问话,凌梓睿露出了洁白如贝的牙齿笑了,伸手搂住夏紫涵娇小的肩膀朝着木屋走去。

回到房间,凌梓睿走进浴室去冲凉,夏紫涵一边收拾着*上的被子,一边嘴里不住的嘟囔着:

“出来也不知道告诉我一声。”

“告诉你,你能来吗?”

凌梓睿从浴室中走出来,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笑着反问着夏紫涵。

夏紫涵,稍稍思索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不能”

“那不就行了,既然知道你不会答应,我告诉你干嘛。”

心情大好的凌梓睿,忍不住调侃了她一句。

原来,在夏紫涵拒绝出来度蜜月后,凌梓睿就已经把自己的想法向母亲蒋若娴讲述过了。

母亲虽然在语言表达上有些吃力,但是,她用手写的方式告诉凌梓睿:

“不要让一个紫涵留下遗憾,家里的事不用担心”

母亲的想法与凌梓睿是一致的,夏紫涵这样的好女孩,值得拥有最幸福的人生。

而她的幸福,将会由他凌梓睿来给。

于是,凌梓睿便开始策划俩人浪漫的蜜月之旅。

洗完澡,凌梓睿换好沙滩短裤,穿上了白色体恤。带着夏紫涵先熟悉了一下小木屋的情况。

小木屋尽管占地面积不是很大,但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凌梓睿告诉夏紫涵,这里他在去年就开始找人来进行建设了。

全套的海水过滤净化设备以及发电设备,可以让这里全天候使用上淡水,用上灯光照明。

唯一欠缺的,就是新鲜的果蔬和肉类。需要从外面购入的就是新鲜的果蔬。

这些果蔬,凌梓睿已经安排了专人负责,每天清晨,会有直升飞机把当天最新鲜蔬菜送过来。

走进厨房,夏紫涵伸手打开冰箱,看了看冰箱里堆放着蔬菜,稍稍思索了片刻,从冰箱里拿出了两个鸡蛋和一小块五花肉,然后又拿出了一个西芹。

客厅里,凌梓睿躺靠在沙发靠枕上,一边听着音乐,一边看着手里的杂志。

面前的茶几上,夏紫涵洗好的樱桃和草莓红艳艳的摆放在那里,尽管凌梓睿不感兴趣,但还是象征性的拿着吃了。

这段日子,夏紫涵一直都在督促他戒烟。

在家里,凌梓睿现在已经被管理的坚决不允许吸烟了。

不过在办公室,他还在偷偷地抽,为了不让夏紫涵发现,他让琳达给他的手包里,随时都备着口香糖和男用香水。

每天临回家的时候,他都会嚼上两粒口香糖,再往身上喷一些男用的木质香的香水,晚上回家,基本上可以蒙混过关。

但是现在,朝夕和夏紫涵待在这个小木屋里,抽烟是不可能的,想吸烟的感觉却是猫爪般的难熬。

为了缓解自己想吸烟的感觉,凌梓睿只好把手伸进了水果盘。

这时,从厨房里飘来了阵阵的饭香,凌梓睿合上杂志,从沙发上坐起来。

看见夏紫涵端着两个碟子走过来,放在了茶几上,随后,又走回了厨房。

凌梓睿看到碟子里放着两个煎的金黄的荷包蛋还有几片蜜汁五花肉,另外一个碟子里,装着清香扑鼻的凉拌西芹。

紧接着,夏紫涵端着两碗小米粥,拿着两双筷子走了过来。

凌梓睿立刻接过粥碗,接过筷子,吃了起来,

“紫涵,你的手艺真棒,这蜜汁五花肉做的比五星级酒店里的都地道。”

吃过早饭,夏紫涵走进浴室冲了个澡,随后,换上凌梓睿给她带来的沙滩裙,然后,跟着凌梓睿走出了木屋。

“你是说这座岛是你买下的?”

“是我名下的,不过是一个生意人拿这座岛抵债的。”

握着夏紫涵的小手,凌梓睿一边给她介绍着岛上的情况,一边带着她在小岛的周围转了转,熟悉了一下这里的地理环境。

“梓睿,这岛上会不会有吃人的野兽啊。”

看着夏紫涵狐疑地转动着眼珠,向四周看着,凌梓睿忍不住笑了。

“肯定有,岛屿上绿树成荫的怎么可能没有野生动物。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人,在方圆几十里都拉上了防护网,晚上,咱们在睡觉的时候,只要把电闸拉上,就保证万无一失了。”

看着日头上来了,凌梓睿便带着夏紫涵走回了木屋。

吃过中午饭,夫妻俩相拥着在卧室里美美地睡了一觉,一直到了下午三点,太阳不那么毒了,凌梓睿才拉着夏紫涵从*上爬起来。

拿出俩人的游泳衣换上,带着她朝着海边走去。

湛蓝的海水被炙热的太阳烤晒得,水温非常的适宜。

尽管在家里,凌梓睿教过夏紫涵学习游泳,但是,在海里游泳毕竟和游泳池里是两回事。

在家里的游泳池里,夏紫涵可以带上游泳镜看到池底,可是这里,即便是夏紫涵带上了泳镜,也看不到底。

下水后,凌梓睿便拖着夏紫涵来到了深水区,夏紫涵立刻便毛了爪。

整个人像个八爪鱼般,紧搂着凌梓睿的脖子,说什么也不松开手。

无奈,凌梓睿只好带着夏紫涵又游回到了浅水区。

陪着夏紫涵在浅水区嬉戏了一会儿,凌梓睿独自朝着深海里游去。

夫妻俩一直在海水里玩到了太阳快要下山,这才从水里上来。

回到木屋冲了过澡,晚饭时,夏紫涵给凌梓睿做了条清蒸桂鱼。

凌梓睿吃的赞不绝口。

“紫涵,以后每年咱们俩的结婚纪念日,咱们都到这里来。”

夏紫涵笑着点了点头。

尽管最初夏紫涵不赞同俩人出来度蜜月,但如今,既然已经出来了。

夏紫涵也就只好静心来,与凌梓睿享受俩人新婚的美好时光。

傍晚,岛上的照明设备,把这一片海域照的灯火通明。

夫妻俩手牵着手,一起漫步在沙滩上,听着大海的潮声,享受着远离尘世的喧闹,静静地融入到大自然的宁静和安逸中。

**

一晃,凌梓睿和夏紫涵在岛上住了半个月,安逸的生活,让凌梓睿简直乐不思蜀。

可是,夏紫涵的心里却开始焦躁了起来,这半个月来,每次她给家里打电话,管家都会告诉她孩子们很好。

夏紫涵说要见见孩子,管家不是告诉她,孩子正在睡觉,就是告诉她,孩子被奶妈带着出去玩了。

刚开始,夏紫涵不以为意,可是时间长了, 夏紫涵的心里开始不安了起来。

晚上,在做完激烈的运动,开始昏昏欲睡的凌梓睿,被夏紫涵轻轻推醒。

“梓睿,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听到夏紫涵的问话,凌梓睿伸出手臂,将夏紫涵搂紧了怀里,低声问了句:

“想孩子们了。”

“嗯,咱们都出来半个月了,孩子们肯定也想咱们了。”

“嗯,知道了,睡吧”

第二天,凌梓睿便开始着手安排返程的事宜。

与凌梓睿回到滨海市,是在第三天的下午。

回答家里,看到婆婆蒋若娴和三个孩子都很好,夏紫涵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三个孩子好多天没有见到爸爸妈妈,那个亲热劲儿,自然是在难以言表的。

搂着爸爸妈妈说什么都不肯再放手,就连晚上睡觉,三个孩子也都坚持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无奈,夫妻二人只好把三个孩子都进了卧室。

半夜,大儿子壮壮起夜小便,夏紫涵跟着起*,才发现三个孩子们的爸爸,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此时正被小儿子甜甜用小胖脚踹着,女儿乐乐的娇小的身子,此时已经整个趴在了他的身上。

看到这幅画面,夏紫涵忍不住笑了,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满足。

**

日子又恢复到了日常的轨迹,一切都在平淡中慢慢的度过。

眨眼间,凌梓睿与夏紫涵的孩子们都已经七岁了,在滨海市最有名的私立学校上小学一年级。

这七年里,夏紫涵一直都没有再出去工作,一直在家里照顾着婆婆还有三个可爱的孩子。

婆婆蒋若娴的身子骨,在家庭保健医的悉心护理下,一直保持着平稳良好的状态。

如今的凌氏公司,早已经在国际上都享有盛誉,凌梓睿不仅将公司向海外拓展,同时,也投资兴办了一家规模庞大,医疗机构非常先进的私家医院。

医院的院长,毫无疑问是有秦宇轩来担任的。

夏紫涵的两个闺蜜好友,婚姻之路虽然都不是很顺畅,但好歹也都有了着落。

丛晓蝶最终也没有追上言烁熙,最后经人介绍,她与一名公务员结了婚,婚后,俩人的生活非常的美满,从与丛晓蝶的平时交谈的语气中,夏紫涵可以看得出,这个男人很爱她。

庄琳芸因为之前与寒奕星的事情被曝光过,在感情的事情上,她的顾虑很多,直到遇到了她后来的丈夫。

一个非常有名的画家,这名画家对庄琳芸一见钟情,俩人兜兜转转好几年,最后,庄琳芸终于放下了自己的顾虑,现在俩人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

至于言烁熙,夏紫涵只能用遗憾和无奈来形容了。

自从夏紫涵与凌梓睿结婚后,在每年三个孩子过生日的时候,言烁熙都会回国,来给孩子们庆祝生日。

夏紫涵知道言烁熙对三个孩子的感情是很深的,毕竟三个孩子出生时,护士最先是抱给他看的。

而这一点,也恰恰成了言烁熙在凌梓睿面前炫耀的资本。

最初的两年,夏紫涵都是带着孩子们,去烁熙的公寓,与丛晓蝶和庄琳芸几个人一起吃顿饭。

后来,凌梓睿吃醋不放心,非要跟着一起去,无奈,夏紫涵只好在孩子三岁的那年过生日时,把凌梓睿带到了言烁熙的公寓。

在言烁熙打开房门看到夏紫涵身后的凌梓睿时,尽管心中有万般的不愿意,但还是看在夏紫涵的面子上,让凌梓睿进了房间。

然而那一次的跟随前往,成了凌梓睿的终身遗憾。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一直缠着他,让他抱着的女儿乐乐,在那次的生日聚会上,一改常态,非要让言烁熙抱着,不论凌梓睿怎么说,她就是不肯下来。

言烁熙原本就喜欢小乐乐,这下更加的得意,立刻告诉夏紫涵,他要认乐乐做女儿。

“不行,我坚决反对。女儿是我的”

不等夏紫涵表态,凌梓睿立刻义正言辞的坚决表示反对。

尽管夏紫涵和凌梓睿夫妻同心,做起事情默契度很高,但是这件事,夏紫涵并没有站在凌梓睿那边。

看到夏紫涵点头同意了,言烁熙开心的抱着小乐乐又亲又啃。

这差点没把凌梓睿的英挺的鼻子气歪了。

这件事,夏紫涵有她的想法。

这些年,尽管她和烁熙的感情早已经转化为一种亲情,但是,看到烁熙这么多年依然独守着两人的那份感情,孑然一身。

夏紫涵的心里一直都有一种不安,如果,小乐乐能够带给烁熙一种亲情的温暖,她又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当年她在早产生这三个孩子的时候,要不是言烁熙及时的赶到,结果会怎么样,那都不好说了。

夏紫涵知道这件事,凌梓睿心里肯定会别扭。

但是,又不是要把乐乐过继给烁熙,只不过是形式上的一种叫法,让孩子多一个义父来疼爱,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于是这件事,在夏紫涵的一锤定音下,终于了却了言烁熙的一番心愿。

虽然这件事凌梓睿窝火了多年,但也能落了个保留意见。

现在,凌梓睿与言烁熙在见面的时候,已经能够看在夏紫涵的面子上,不在互相掐架,但私底下怎么样,夏紫涵就不知道了。

**

送完三个孩子去学校,夏紫涵顺道去了趟‘快乐天使’幼儿园找庄琳芸闲聊会儿天。

如今的‘快乐天使’幼儿园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幼儿园是市级先进幼儿园不说,凌梓睿还把幼儿园已经从单一普教幼儿园,又拓展出了一个全市最豪华的贵族幼儿园。

只不过,这两个幼儿园的选址不在一个地方。

这样就避免了当时庄琳芸在林氏公司幼儿园时的尴尬。

幼儿园依然在夏紫涵的名下,两个幼儿园的园长,分别由庄琳芸和孙凝来担任。

庄琳芸接过了普教幼儿园园长的职务,把贵族幼儿园园长的职务让给了孙凝。

看到夏紫涵推开门走进来,庄琳芸立刻笑着从座椅上站起身,快步走过去握住夏紫涵得手,与夏紫涵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贤妻良母,今天怎么有空出来了”

“送完三个孩子去上学,我就顺道过来看看你。”

“紫涵,孩子们都上学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复出上班啊。”

“我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考虑。”

“紫涵,不是我说你,之前孩子小,你工作也就算了,可是孩子大了,你还是应该出来工作的。要不然,你和你家总裁的距离就越拉越大了。”

“不会的,梓睿对我和孩子们都很好。”

“知道他对你好,可是你们结婚也有七年了吧。

七年之痒你懂不懂?

这就是在告诉已婚妇女,婚姻在进入第七个年头的时候,随着夫妻双方的熟悉,浪漫与潇洒随着生活的压力而荡然无存,婚姻进入第一个危险期。

你想想,普通老百姓尚且如此,更何况你家的总裁,那身边可是每天美女如云。。。”

“不会的,梓睿不是那样的人,他对我真的很好。”

夏紫涵微笑着对庄琳芸说道。

“紫涵,别说我没有提醒你,现在很多有钱男人都是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当年寒奕星不就是这么个例子吗?”

说道自己惨痛的教训,庄琳芸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

从庄琳芸那出来,夏紫涵走出幼儿园大门,司机连忙走上前帮她打开了后排座位的门。

夏紫涵弯下腰坐进车里,随后对司机吩咐道:

“回老宅”

司机答应着,发动了车子。

一路上,夏紫涵的目光望着窗外,耳边却一直飘着庄琳芸那句‘七年之痒’的话。

稍后,夏紫涵突然对司机吩咐道:

“先去趟凌氏公司”

“好的,夫人”

司机答应着,连忙将车子在前方调转了车头,朝着凌氏公司开去。

**

凌氏公司这几年的变化也非常大。

原来秘书室的工作人员要么升职的升职,要么就是辞职,回家生孩子去了。

如今秘书室的老人,就只剩下琳达。

目前,她已经被凌梓睿升任为总秘书长。

秘书室,又新招了三名新秘书。

夏紫涵乘坐的白色林肯,在凌氏公司大门口缓缓停了下来。

迈步走进公司大厅,由于结婚后,夏紫涵从来都没有来过凌氏公司,在加上现在的工作人员都已经更换了新人,所以夏紫涵走进来,大厅询导员立刻走上前询问道:

“女士,请问您找谁?”

“我找一下你们公司的凌总。”

“请问,您有预约吗?”

夏紫涵微微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

询导员一听立刻说道:

“不好意思女士,我们凌总很忙。。。”

“凌夫人,您这是来找总裁吗?”

没等询导员的话说完,这时,一个矮胖的男人立刻上前与夏紫涵热情地打着招呼。

夏紫涵只是觉得眼前这人很眼熟,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夫人,您不记得我了,当年您还在林氏幼儿园的时候,当时还有点小误会。。。”

李楠连忙向夏紫涵提及了当年的事情,夏紫涵这才想起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当年跟宝宝打架那个孩子的父亲。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孩子的爸爸。姓,姓”

“我姓李,我叫李楠,是公司策划部的部长。”

“哦,李部长你好,请问梓睿在吗?”

“在,在,总裁在楼上,您请”

询导员听到李楠喊夏紫涵‘凌夫人’,立刻瞪大了眼睛,在夏紫涵迈步离开后,她悄悄地问李楠:

“李部长,这真的是凌总的夫人。”

“百分之百的凌总第一夫人”

李楠说完,笑米米地转身走开了。

坐着电梯,夏紫涵来到了顶楼,高层办公区。径直朝着凌梓睿的总裁办公室走去。

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夏紫涵看见办公室的门虚掩着,于是,也没有多想,伸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眼前的情景,让夏紫涵惊诧地站在了原地。

此时,房间里凌梓睿正站在班台旁边,一个年轻披着长发的女人正蹲在他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正朝着凌梓睿的两腿间伸去。

夏紫涵的突然闯入,让房间里的两个人也吓了一跳。

蹲在凌梓睿身前的那个女子,立刻慌乱地站起身,朝着夏紫涵尖声喝问道:

“啊,你是谁呀,进来怎么不敲门呢?”

夏紫涵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随后,将目光看向了凌梓睿。

“滚出去”

听凌梓睿突然暴喝,站在凌梓睿身前的那个女子,立刻朝着夏紫涵喊道:

“总裁让你出去,还不出去。。。”

“我在让你滚出去”

女子的话音未落,突然耳边听见凌梓睿咬牙切齿地说道。

女子吃惊的将目光转向凌梓睿,在看到凌梓睿那要吃人的模样时,女子顿时吓了一跳。

连忙踩着高跟鞋,急急忙忙地朝门外窜去。

这时,凌梓睿已经快步走到夏紫涵的身前,伸手去搂夏紫涵,却被夏紫涵轻轻躲过了。

“紫涵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看到夏紫涵这样,凌梓睿心里更加着急了起来。

“紫涵,刚才她进来给我送文件,不小心打翻了茶杯,结果。。。”

“结果你就让她摸了。。。”

夏紫涵睨视了凌梓睿一眼,然后,朝着沙发走去。凌梓睿一看,连忙跟着走了过去。

“是不是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你的好事了”

“紫涵,你真的误会我了,当时我是被烫着了,便赶紧站起来,想把裤子上的水抖掉”

“然后,她就蹲下想要帮你擦?对吧”

“可是,我还没有来的及让她走开,你就进来了,所以,我。。。”

凌梓睿感觉自己是越想说清楚,却越是解释不清楚,正在这时,琳达敲门走了进来。

看到房间里,夏紫涵坐在沙发上,凌梓睿正站在沙发前,满脸的焦躁。

琳达连忙朝着俩人打了个招呼。

“总裁,凌夫人”

“什么事?”

“贺特助让我把这个交给您,请您过目一下。”

凌梓睿接过琳达手里的文件夹,看了一眼,随后走到桌子跟前,伸手拿起签字笔,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随后,将文件夹递还给琳达,接着吩咐道:

“立刻通知认识部,结算李佳的当月的工资,让她立刻给我滚出公司去,通知跟凌氏公司有合作意向的公司,一律不允许录用这个人,否则,合作意向作罢。”

凌梓睿的吩咐让琳达微微吃了一惊。

这是琳达在凌氏公司做秘书,第二次听到凌梓睿用这样的狠绝方法处理女秘书。

前面那个是对凌梓睿明目张胆地进行了表白,难道李佳也是。。。

想到这,琳达看了眼坦然镇定听着凌梓睿处理这事。

琳达立刻明白了,肯定是李佳做了什么,正好被千载难逢来公司一趟的总裁夫人撞见了。

心中暗自为这个国外名牌大学留学回来的女研究生感到惋惜。

看到琳达转身走出办公室,并轻轻带上了房门。

夏紫涵这才开口说道:

“这样的女孩子,开除也就算了,干嘛非要赶尽杀绝,把人家的路都堵死了。”

“这样才没有人敢再来往枪口上撞,我可不想因为这些根本就没有影的事,影响了咱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凌梓睿一边说着,一边坐在夏紫涵身边,试探着去握夏紫涵的小手,看到夏紫涵没有拒绝,凌梓睿心中这才放下心来。

“今天怎么想着来看我了?”

“我送完孩子们上学,顺道去了趟琳云那,这不是想着跟你商量一下,我想回来上班,你看怎么样?”

凌梓睿微微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道:

“现在的两个幼儿园,运行的都非常好,你去她们那里办公,反而对她们的工作不利。

回头,我让他们把我旁边的房间腾出来,专门成立一个管理这两个幼儿园的部门,以后她们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跟你联系,省的我这边还得分心照顾这两个幼儿园,你看怎么样。”

夏紫涵听凌梓睿说的也有道理,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随后,凌梓睿抬起手臂看了下腕表,看到已经是吃中午饭的时间了,于是,便对夏紫涵说道:

“中午别回去,就在这,陪我随便吃点,晚上咱们一起去接孩子们。”

“不用了,我还是回去了,中午已经跟母亲说好了,赶回去吃饭。”

看到夏紫涵态度坚决,凌梓睿只好同意了。

下午,滨海市最最着名的私立学校门前,夏紫涵站在那里等待着孩子们放学已经有十多分钟了。

每天的,夏紫涵都会在孩子们放学前半个小时,赶到学校。

今天,她也没有例外。

站在那里,夏紫涵还在琢磨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凌梓睿对这件事的解释,夏紫涵是相信的。

因为当时她的确看到了桌子上翻到的茶杯,以及凌梓睿身上被溅到的水渍。

她也知道自家老公长了一张妖孽的脸。

可是,她实在无法理解的是,那个叫李佳的女孩子。

从凌梓睿办公室出来,夏紫涵看到李佳正抱着纸箱,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在看到夏紫涵时,李佳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随后,低着头快步离开了。

等夏紫涵坐着总裁专用电梯来到楼下时,却发现李佳并没有走,正在公司的大门口等着她。

此时的李佳,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尴尬,她的态度非常的平静。

“凌夫人,看到我被解聘了,现在你的心里是不是觉得很得意。”

夏紫涵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今天的事情,我自认倒霉,没有想到会这么凑巧,赶上你到公司里来。

不过凌夫人,我还是奉劝你一句,男人不是靠看着的,看这事看不住的。

我自认各方面的条件都比你优秀,虽然没有你长的漂亮,但是我胜在比你年轻。而且,我的学识和能力上,可以在工作上,帮助到凌总。

而你呢?除了做了一些,所有女人都会做的事情,你还有什么可以吸引凌总的地方。

今天,为了你,凌总解聘了我,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后悔的。。。”

看到李佳那张涂着唇彩的嘴不断一张一合,自信满满的说着,夏紫涵忍不住微微摇了摇头。

原本夏紫涵还在考虑着,晚上等凌梓睿回到家里,她再劝劝凌梓睿处理李佳这事上,不要太狠绝,但是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直到李佳把话说完,夏紫涵才微笑着说了一句:

“你虽然学识很高,但是有一点,你没有学到,所以才会有今天的结果。”

说道着夏紫涵微微叹了口气,看着满脸疑惑的李佳,最后说了一句:

“你没有学会做人”

说完这句话,夏紫涵没有再看李佳,转身走到白色林肯前,弯下身子坐进了车里,司机很快便将车子驶离了凌氏公司的大门。

夏紫涵就想不明白,像李佳这样有学识有长相的女孩子,明明会有一个很好的前途,为什么非要走捷径来做这样让人不齿的事情。

这时,学校的下课铃声响了起来,把夏紫涵的思绪拉了回来。

迈步朝着学校的门口走近了几步,看见自家的三个宝贝,手拉着手从学校里走了出来。

在看见夏紫涵后,孩子们立刻向小燕子一样欢快得叫着,从学校里跑了出来。

“妈妈”

“爸爸,今天你怎么也来接我们了”

听到壮壮的问话,夏紫涵纳闷地转头一看,发现凌梓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侧。

只见凌梓睿微微笑着看了夏紫涵一眼,然后伸手抱起壮壮和甜甜,笑着回道:

“我和妈妈一起来接你们高兴吗?”

“高兴”

壮壮听了点了点头,随后,乐乐在妈妈的怀里扭着脖子朝着爸爸问道:

“那爸爸你以后每天都可以和妈妈一起来吗?”

“只要晚上爸爸没有工作,就一定和妈妈一起来接你们。”

三个小家伙听了立刻异口同声地对凌梓睿说道:

“爸爸,说话要算数哦”

一家人说笑着,在众人羡慕的注视下,都坐上了凌梓睿的黑色商务车。

这件事过后,夏紫涵开始重新调整了自己的生活频率。

夏紫涵觉得李佳有些话,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

作为一个妻子,为丈夫生儿育女那是必然的,也是她心甘情愿的。

但是,不论到什么时候,她都不能够跟社会脱节。那样很容易让她与社会产生一种距离感,也会让丈夫慢慢感到与她缺少了交流的话题,夫妻之间的隔阂也就会渐渐产生的。

在重新开始工作这件事上,夏紫涵不仅得到了凌梓睿的赞同,也得到了婆婆的大力支持。

于是很快,凌梓睿便在公司里成立了专门的托幼教育中心,配备了相关的工作人员和组织机构。

正式将幼儿园的所有工作都移交给夏紫涵来打理。

夏紫涵的办公室,就在凌梓睿的总裁办公室的隔壁。

对于这一点,夏紫涵并没有反对。

因为在夏紫涵看来,虽然凌梓睿很爱她,不会轻易做出*的事情,但是,这不代表没有女孩子会爱上凌梓睿。

毕竟,凌梓睿是那么的优秀。

一个星期后,周一的早晨。

身着一身宝蓝色真丝套裙,佩戴着珍珠项链的夏紫涵,坐着自己的白色林肯车,跟随着丈夫凌梓睿的黑色商务车,一前一后来到了凌氏公司办公大楼。

车子停下来,凌梓睿迈步走下车,依如每次与夏紫涵一同出席酒会时一样,静静地站在公司的大门口,耐心地等待着夏紫涵。

看到夏紫涵款款走到他身边时,凌梓睿微笑着曲起自己的手臂,夏紫涵同样回视了丈夫一个甜蜜的微笑,随后,非常默契地将自己纤细嫩白的小手,放进了丈夫的臂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