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审判(上)
作者:如我所愿 更新:2019-09-30

天色渐暗,每到这个时候,行走在弗里斯特与南海岸诸国之间的商人会选择在山间旅馆过夜,这个旅馆是由 “商行公会”所开设的。商行公会是大陆众公会中别具一格的公会,因为他们只负责接派关于商队有关的任务。

就算亚伯此时的身份不是商人,但旅馆老板知道他是亚里士多德家族的成员后,用最友好的态度欢迎了所有人。

看来亚伯的哥哥,金毛羊赫莱在商界人气很高,要不然商行公会是从不会接受非商旅住进他们的旅馆的。

旅馆建在半山腰,四周丛林环绕,是个僻静的地方。旅馆有三座,均有昂贵的衫木搭建而成,旅馆内也装修得极尽奢华。

贵族人们看到不用风餐露宿各个眉开眼笑,相比较穷困的亚尔曼王室,他们认为拥有雄厚家底的亚里士多德家族更能胜任多伦的王室。

“凭什么那些人可以住房间!”艾兰抱怨着,抱过一捆干草,望着头顶摇摇欲坠的茅草。他身旁好几匹拉货的马累了一天,嘴里一边嚼着草一边睡着了。

“真气人,害我呆在这该死的马棚里。好歹,我还是个骑士。”

屋外的夜晚传来各种虫鸣鸟叫,艾兰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还回放着巨龙降临时噩梦般的场景。多伦堡毁灭后又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可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即便是聪明的盖文营长也未曾料想弗里斯特的陷落。

现在,盖文也不知怎么样了,还有杜鲁他们。艾兰不经担心起来。也许之前在弗里斯特真的就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们了。

盖文以前对自己很凶,很严格,那只是恨铁不成钢。

杜鲁则是始终陪伴在自己身边,是个善良的好人,他很珍视和自己的友谊,就算自己成为了骑士,也并没有疏远。

“营长大人,杜鲁兄,你们一定要活着!”艾兰向空中伸出右手,将明月撒下的光芒牢牢握在手心。

马棚外有全副武装的巡逻手里抱着枪,就算艾兰没有枷锁的约束也逃不出这里。

那些巡逻是属于商行公会自己的雇佣兵,考虑到附近频繁出没的蛮人,公会自己出钱培养了一群实力超凡的佣兵战士。这些巡逻者知道艾兰关在马棚的原因,所以会有人留意他。

过了一会儿,艾兰注意到马棚外站着一个人,看不清容貌,月光照着他的后背,在地上拖出条长长的影子。

“你是谁?”艾兰问。

“不能告诉你。”

那个人的声音很奇怪,似男似女,听起来像是刻意不让别人认出来一样。

“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那个人说着回头看了眼巡逻的士兵道,“亚伯对你的审判会在明天提前进行,就在这里,这是他的临时决定。”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那个影子说着轻咳了两声,差点暴露了身份,但他很快调整过来认真地继续说道,“告诉你,审判者有三人,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亚伯并不会成为你的审判人之一。”

审判会是已辩论的形式,最后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对犯人进行宣判,如果那三个审判者都是对自己不利的人,那么审判的结局可想而知。

“那三个人是谁?”

“你希望是谁?”对方反问说。

艾兰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按照以往的审判,我知道一定会有个事外之人。所以,可以确定其中一人是我不认识的。另外两人,我希望有范德尔队长,他一定会替我说情的。”

“那还有一人呢?”

“还有就是。”艾兰停顿了下,最后缓缓说,“是公主殿下。”

对方一怔,随后又咳了两声:“我知道了。”他说。

也许是害怕被外面的巡逻发现,那个身影并没有停留多长时间便离开了。

直到对方走远艾兰才明白过来。

“糟了!如果是亚伯派来的探子,自己岂不死定了,先打探希望的候选人,到时候再把审判人换掉。”

想到这里,艾兰不经倒吸了口凉气。

接着,整个晚上他都在做关于审判的噩梦。他梦到自己的头颅悬挂在多伦堡城墙上,从高处俯视着伊丽莎白公主。太吓人了!

第二天清晨范德尔就早早来到马棚旁将艾兰叫醒,他带着早餐还有新王亚伯的指令。

艾兰一边啃着硬面包一边听范德尔念道:“艾兰菲尔,因叛国罪遭到起诉,多伦王国最高理事会将对你做出公正的审判。”

“什么子虚乌有的罪名。”艾兰吐槽了句,拍干净身上沾的干草,爬了起来。

范德尔没有理会继续道:“审判会将在三十分钟后进行,审判结果将被当场执行。”

艾兰耸耸肩,他知道要砍自己脑袋的话,这里并没有铡刀。

但话说回来,本应该到南海岸诸国在进行的审判为什么要提前,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执行审判,亏亚伯想得出来。不管亚伯怎么搞,艾兰昨晚已经思考得到了应对措施。他打算钻法律的空子。

一国的法律必须在本国领土上在算真实有效,如果亚伯打算在非多伦领地执行审判,那绝对是不具有法律效应的。

按照这个说法,亚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制裁自己。艾兰心里得意地笑着。

范德尔不知从何处找来一副不算规整的镣铐,随便往艾兰手上一缠道:“艾兰,你放心好了,这次审判对我们有利。”

范德尔边说边带着艾兰往商行公会旅馆的方向走去。

“我想知道,审判者都有谁?”

“等到了你就知道了。”范德尔告诉他说。

审判会在三座旅馆中最大的那间进行,门口站满了巡逻的卫兵,屋内的殿堂里,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亚伯站在最前面,背着双手看着被押送来的艾兰,面无表情。

当艾兰跨进大殿的一刹那他差点吓得瘫倒在地上。只见殿堂里已经从旅馆的模样布置成了严肃的审判会场,前方摆着三张椅子,那一定是三位审判者。两旁是多伦的贵族们以及商行的见证人。

最令艾兰吃惊的是,大殿里居然挂起了多伦的旗帜。

“亚伯这家伙,居然连这个都想到了。”

艾兰的小聪明在一瞬间化为乌有,他没想到亚伯居然征用商行公会的旅馆暂时作为多伦的领地,这样就算是神也逃不掉了。

艾兰被押上高台,坐在两侧的观众都对他指指点点,虽然听不清楚在讲什么,可艾兰能依稀从别人的唇语里读到那些贵族人对自己的评价。

卖国贼、无耻小辈、等死的耗子……

贵族人的口中尽是些不堪入耳的秽语。

艾兰在人们仿佛能射死人的眼神中熬过了半个小时,终于审判要开始了。

审判者准备进入殿堂。

第一个入座的人是范德尔,艾兰大喜过望,看来范德尔并没有骗自己,他说过会帮自己就一定会实现的。

范德尔穿着铠甲,腰上挂着配件,头发如以往歪在一边,他坐在最边上的位置上,靠着椅背,双手交叉在胸口,双眉紧锁,表现得一股王者的风范。

紧接着,第二位审判者人入场了。

是个体型位胖的中年人,一身名贵的丝质外套,右手上带满了各色的手镯,高高的鼻梁,走路的时候总是昂着头,把鼻尖戳在前面。

是个不认识的人。果然和自己考虑的一样,艾兰哼了声。

从周围人的讨论声中艾兰得知这个人是商行公会中负责商旅的副会长,他叫斯莱文,是特洛伊家族中最声名显赫的一员,据说他是除了冬日敌国外,其他国家中最有钱的人之一。

没想到自己的审判者是如此的大人物,看来亚伯并没有草率行事。也就是说,他提前对自己审判还有别的目的。

“混蛋亚伯,真的希望我早死吗?”艾兰嘀咕道。

两个人坐下后,所有人都在等待最后一位审判者。

最后一人会是谁?

亚伯的父亲、还是贵族中某位对自己有偏见的人物、或许是亚伯自己。

就在大家纷纷猜测的时候,一席清风拂过,接着艾兰看到那飘荡在空中的美丽金色长发,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

艾兰一怔,嘴里喃喃着:“最后一位审判者,难道,真的是公主殿下。”

伊丽莎白打扮干净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瞬间俘获了许多人的眼球。除去路途上的蓬头垢面,焕然一新的伊丽莎白散发着高贵的气息,俏丽的眉目自然而然透出公主的风范。伊丽莎白优雅地坐在最右手侧,双手平方在腿上,平视着在座的所有人。

就听到底下商行公会的人各种夸赞伊丽莎白美丽的话语,多伦的贵族们告诉他们她是多伦国原来的公主,她会嫁给现任国王。

郎才女貌。

艾兰听到别人是这么评价的。

但艾兰并不在乎这些,他此时思考的只有一件事。昨晚出现在马棚外的那个神秘人为自己实现了愿望。

范德尔不用说,他自然会帮自己解困。

公主殿下的话她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她也会为自己说情的。

至于那个叫斯莱文的家伙,不管他提出怎样的结果,只要范德尔和公主殿下决定取消罪名,按照少数服从的规则,自己一定会得救的。

然后艾兰发现伊丽莎白正望着自己,目光里没有犹豫的神色。当艾兰也向她看去的时候,伊丽莎白却移开了视线。

一瞬间艾兰仿佛开窍了般醒悟过来。

“昨天晚上那个人!”艾兰深吸了口气,“是公主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