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残忆旧年
作者:小虫世界 更新:2019-09-30

山洞中,阳义扶着墙壁,右手五指深深嵌入坚硬的岩壁之中,背对着瑶琴二女双肩抖动不已,一滴滴泪水离开眼眶低落而下。落在了前世的遗骸上,落在了乾坤弓上,落在了苍月之箭上。

瑶琴看着阳义不停颤抖的双肩,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心痛,轻抚着阳义的肩膀柔声道:“阳大哥,你不要难过了,前世已成云烟,今生的你才是真正的你,不要让前世的遗憾成为你今生的包袱,那样你会不快乐的!”

阳义侧头看着一脸关切的瑶琴,却发现眼前的女子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随着那些一直深埋部分的记忆被轮回镜唤起,一个前世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女子样貌在脑海中浮现:“宓妃?”

“阳大哥、阳大哥!”

愣神中的阳义猛然惊醒,仔细看去哪里还有什么他记忆中那个女子的样子,原来自己方才因为画面中的景象唤醒了前世的记忆,伤心过度之下竟然将瑶琴给看成了记忆中的另一个女子。

“前世的遗憾,那何止是遗憾啊!那是我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无法偿还的情债,那是我无论轮回几世都无法割舍的情爱,那不是包袱那是我此生活着的真正意义。”阳义一脸黯然与坚定的蹲下身子将掉落在地的轮回镜捡了起来,翻转着仔细的看了一下,自言自语道:“阴阳轮回镜,你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啊!让我知道了我这一生的意义所在。前世已成阴间鬼,今生重做阳世人,怪不得这世上很难有人将你使用,有前世今生方有阴阳轮回,只是这世上又能有几人可以轮回转世呢?即便转世又能有几人还能找到前世的遗骸让你阴阳相照呢?”

瑶琴看着自言自语的阳义,不知为什么在听到这些话时,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酸痛与凄苦,一阵难言的伤心与委屈:“阳大哥真是一个长情之人,只是这人海茫茫你要到哪里去寻找那个转世的广寒仙子啊!更何况转没转世谁也无法确定,即便转世了她要是嫁人了你该如何面对?你又该如何去与她相识相知呢?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难道你宁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人而伤害身边爱你的人吗?”想到这些瑶琴心里更加的刺痛,直到此时她才真正意识到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与她仅仅相识不到一天男子。

旁边的后玉儿此时也正自一脸异样的看着阳义,内心暗道:“阳大哥是后羿大神转世,我得到了苍月之箭的认主,虽然还不知道我前世是不是广寒仙子,但是如今族内都说我是神女转世,难道冥冥之中真有天意,将阳大哥送回到猎日族内,送到我的身边?”想着想着双颊一阵发烫,不知不觉间晕红一片。

山洞中,三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陷入了短暂的寂静。阳义稍稍整理一下有些凌乱的心绪,将前世记忆中的伤痛暗自压下,把轮回镜揣入怀中,看着早已成为枯骨的前世自己,道:“轮回镜下识前缘,方知残忆悔旧年;今生誓兑前世言,上穷碧落下黄泉。前世你心里只装着这天下安危,却失去了一生最爱的人,既然上天又给了你一次机会,如何选择我心中已有决定,哪怕今生天翻地覆也一定要找到她陪她一生一世。还有你前世那些没有完成的心愿与誓言今生我也会代你去完成的。”

说罢,左手握住乾坤弓缓缓的站了起来,右手将苍月之箭拿在手中轻轻的摩挲问道:“瑶琴,当初寒儿是你们瑶池宫的圣女,你们宫内可有关于她的体质记载。”

等了一会,阳义见没人回答自己,目光自苍月之箭上移开向着瑶琴看去,只见其正自两眼愣愣的看着自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瑶琴、瑶琴……”

瑶琴一个惊颤:“什么?阳大哥你刚才说什么?寒儿?谁是寒儿啊?”

阳义道:“广寒仙子,我问你们瑶池宫有没有关于广寒仙子的体质记载?”

瑶琴想了想道:“好像是有这么个记载,上面说广寒仙子是天生的玲珑玉体。”

“玲珑玉体?”

“瑶琴姐姐什么是玲珑玉体啊?”后玉儿问道。

“嗯!”瑶琴想了想宫中有关广寒仙子的记载将其中的原话说了出来:“所谓玲珑者,灵活、精巧、细致,广寒之体质乃是天生异体,不受外在变化而变化,如傲雪寒梅,独树一帜,不似九绝,却更胜九绝之妙,故超越两极之外是为无极也。”

阳义想了想道:“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广寒仙子的体质就像玲珑一样细致灵活,是天生的奇异体质,这种体质不会受到外界的变化而出现改变,就像冬天我们能感觉到寒冷,夏天我们感觉到炎热,但是她却不会,无论是四季冷热如何变化她始终都不会受其影响,这种体质古往今来只有广寒仙子一人,不是阴阳九绝脉却更胜阴阳九绝脉的奇妙体质,所以她的体质应该是超越了阴阳两极之外的无极之境。”

阳义道:“是不是这种体质可以吸取天地间的阴阳之力化为己用?”

瑶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是可以吸收天地阴阳两极之力,但是不能为己所用,不过可以转与他人或物。”

“就像这支苍月之箭?”阳义紧紧捂住苍月之箭道。

“嗯!”

“既然她是无极之境为什么又会消散,为什么?”阳义突然有些失控,有些不解的大吼起来。

瑶琴忙安慰道:“阳大哥你不要这样,要射十日金乌所需太阴之气是何等浩大,正常人要是没有根基一丝太阴之气便能让其形神俱灭,即便广寒仙子是玲珑玉体之身在吸收转嫁了这么多太阴之力后也是无法承受的。”

阳义胸口一阵起伏,现在的他受到了前世部分苏醒的记忆影响,还一直沉寂在痛失爱人的痛苦之中难以自拔,所以一向淡然的他此时显得有些情绪失控。

突然山洞一阵猛烈的摇晃,一肚子心事的三人站不稳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哗哗哗!”

大片石块自四周墙壁脱落崩塌而下。

“不好!九婴要苏醒了!”

原来阳义收走了乾坤弓,就等于解印了九婴玄蛇,没有了乾坤弓的先天之力的镇压,其意识慢慢的苏醒过来,石化的肉身也开始轻轻的震动起来,将更多的石块自墙壁上震脱下来,随着这些石快自墙壁上脱落之后,一块块暗红色的血肉呈现在三人面前。

混乱中的阳义一阵惊呼,急忙收敛心神,内心意念催动乾坤弓立时化为一道金光敛入自己的左臂之中,阳义前世本身就是这把弓的主人,如今记忆被唤醒自然无需再则主附体,直接拿过来就能用,而且看这情况还用的挺顺手。

收了乾坤弓,再将苍月之箭还给了后玉儿,阳义不做任何的停留,左右一手一个抱起二女向上纵身跃起,一路沿着周围仍在不断脱落的石壁接连踩踏向上飞掠。在阳义纵身跃起之后,他们方才所站立的那片地方轰然碎裂崩塌,连带着那具后羿大神的尸骨一起向下落去,瞬间就完全的淹没在那些石块之中。下面的石块已经全部坍塌脱落那些暗红色的血肉完**露在外并且其上有了一点点蠕动起来的迹象。

“砰砰砰!”

九婴意识越来越清醒,那些坍塌崩落的石块向上蔓延的也越来越快,每次在阳义前脚刚离开,那个地方就立刻崩碎解印。阳义的龙云步已经运用到了极致,如今身抱二女虽然影响不少,但是其身形却依然迅疾如电,终于在九婴的意识彻底清醒之前自他们掉落的那条裂缝中跃了出来。

“啾!”

阳义方一跃出,三只青鸟早已感受到瑶琴的气息在此等候多时,在阳义刚刚飞起之际彼此一声脆鸣将阳义三人借助向着高空飞去。

“砰!轰轰!”

“嗷!!”

阳义低头下望,只见神鸟峰轰然向下塌陷,激起漫天的尘烟,伴随着一声狂暴的怒吼,一个巨大的蛇头伸展而出。继而,大地一阵摇晃,开始出现大面积的龟裂,向着两侧挤压分割出一道数十丈宽的巨大沟壑,一条粗壮的巨尾自那沟壑中甩了出来,砸在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之上,轰轰作响,动地惊天。

九婴玄蛇彻底解印,不远处早已解印的八头正与大鹏斗的正自艰苦,如今主头解印,全身可以行动,八头纷纷仰天狂吼,在那主头的带领下,连带着整个蛇身都从地底拽了出来。

如今九婴玄蛇彻底解印,阳义也终于看清了这怪物的庐山真面目,只见九婴每个头都是一条二百多丈长的分支,在加上五百多丈长的下半身,这怪物足有七百余丈长。

阳义惊骇之余,又将目光看向了另一边正自与九婴玄蛇对峙的大鹏金鸟,这一看之下更是骇然不已,这鸟也太大了,那千丈长的庞大身躯足可以将天给遮盖了。

旁边的瑶琴二女也是惊得目瞪口呆,后玉儿舌头都有些僵硬的道:“瑶、瑶、瑶琴姐姐,那大鸟是不久前神鸟峰上无毛的那只吗?”

瑶琴并没有看到大鹏的变化,所以不是很肯定的道:“应该是吧!虽然样子有些变化,但是那双眼神却是一模一样,锐利凶悍,慑人心魄。”

二女说话间,远处的巨禽巨兽再次斗在一起,九婴玄蛇如今彻底解印,活动起来也更加自如,除了九头之外,时不时还会用上那条粗壮的巨尾对着大鹏卷扫一下。

大鹏在九婴玄蛇的挑衅下也是越战越勇,全身金翎根根咋起,庞大的身躯自半空瞬间俯冲而下,落在九婴玄蛇那高高昂起的九头之后,双爪按住那条不停摆动的巨尾,一阵猛撕狠啄。

九婴的反应也是极其迅速,尾部受攻,九头齐声怒吼向着大鹏咬来,大鹏也不闪躲,一声尖啸,巨翼张开平扇而出,砰砰数响,将六头扇飞,紧接着振翅而起,向着高空中阳义的方向飞了过去。

阳义见这大鸟来到自己跟前,翅膀扇动着所形成的一股股强劲风力差点都能把他给吹走。大鹏来到阳义跟前瞪着一双比阳义都不知道还要大出多少倍的巨眼仔细的打量这阳义,最终还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嘎嘎怪叫。

“哈哈哈!”阳义纵声大笑道:“鸟兄这是在关心我还是在嘲笑我呢?”

大鹏一双巨眼轱辘直转,又是嘎嘎数声,至于说什么除了它自己谁也听不懂。

“嗷!!”

就在大鹏与阳义用‘语言’交流感情之际,下方九婴玄蛇对着天上的大鹏怒吼连连,大鹏也是一声怒鸣便欲冲下去与之大战。

阳义却叫道:“鸟兄等等,这九头怪物与我有着两世仇怨,今日就让我来与它做个最后的了结吧!”

大鹏鸟在阳义说完之后,果然不在下冲,对着阳义一声鸣叫之后,转而向着西面的一座山峰飞去,落在了上面开始用它那锋锐的金喙梳理起自己的羽毛来,好像一切一下子与它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阳义待大鹏飞走,对着旁边的后玉儿道:“玉儿,苍月之箭给我。”

后玉儿知道阳义这是打算用乾坤弓诛灭这九婴玄蛇,立即将苍月之箭幻化而出,来到阳义跟前,背对着阳义而站。

阳义见此,呵呵笑道:“玉儿这次不用你了,我可以将苍月之箭射出去的。”

后玉儿一脸羞红的点了点头,将苍月之箭交给阳义,乘着青鸟向后飞去,与瑶琴远远的看着阳义那挺拔的背影。

阳义右手捏着苍月之箭,左手乾坤弓幻化而出,在乾坤弓出现之际,夜空中突然闪起数道闪电,并且还伴有阵阵雷声轰鸣而传。

乾坤弓出,万兽伏诛,九婴玄蛇被此弓镇压了近万年,如见再见乾坤弓九双凶目中闪烁出浓浓的忌惮与仇恨,对着阳义所在的方向嗷嗷巨吼不已。

阳义心里想着前世深爱着的广寒仙子,一向平静的内心瞬间被深深的悔恨所取代,缓缓的将苍月之箭搭在了乾坤弓上遥指下方的九婴道:“要不是你们这些凶兽我又怎会失信于寒儿,要不是你们这些凶兽我有怎会失去寒儿,前世没能将你诛灭,今生我让你在劫难逃!”

数字君有话说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看得爽了赏个钱嘞! 赏作者贵宾票: 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登录 or 注册

赏 赏作者贵宾票: 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登录 or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