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破碎虚空
作者:幽冥先生 更新:2019-09-30

第一百零三章破碎虚空 封魔镜中,整个虚空之中,只剩下李峰和蓝灵两人。至于灵殿以及天界已是消失不见。

“李峰,准备好了吗?”蓝灵道。

“准备好了,我已经将天鬼的力量整合完毕,虚与实的力量完全融合在一起。有了这股力量的加入,我对外界的感知更加明显了。”李峰笑着道。

“你真的不担心吗?”蓝灵忽然道。

“担心什么?”李峰笑眯眯的看着蓝灵。

“担心这一切都是我的阴谋,又或者说……”蓝灵犹豫道。

“是阴谋又如何?灵儿,看着我的眼睛。”李峰轻轻的抓起蓝灵的纤弱的双手,满是深情道:“你知道吗,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爱上了你,感觉似乎在很久以前我们就认识。那时我就在想,难道真的有前世今生吗?这一切都怪我,一直以来都在逃避,不敢接受这段感情。一切若浮云,若是真的是阴谋,我也心甘情愿。”

“真的吗!”蓝灵万人图梦呓道:“自从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以后,我就不敢再见你了。我真的很怕,很怕有一天你知道了我的身份,不再理我。”

“不会的。”

“你知道吗,在我恢复记忆的同时轮回千百世的记忆也同时解封。”

“千百世的记忆?”

“不错,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或许你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我一共轮回十万次,其中与你相遇竟然不下千余次。在茫茫人海中,两个人相遇的机会何等渺茫。十年修的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在推演三界变化时,见过最久的缘分不过百世而已。十世偶遇,十世知己,十世怨侣,十世夫妻,十世至交,十世好友,十世远亲,十世过客,十世路人,百世之后陌路而行,再无纠缠。”

“人之缘分,得来不易,百世而终。”李峰亦是感慨道。

“百世而终。你我第一次的缘分,从我第一次转世为草木便已经开始。那时你我不过是路边相伴而生的杂草,寿命不过一年而已,历经风吹雨打,日晒雨淋,最后归于黄土。

“第二次相遇是在很久以后,你是农夫,我是你亲手种植的庄稼,依然只有一年。”

“第三次,……”

……

李峰安静的听着,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蓝灵,脑海中似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一般,那些潜藏在灵魂最深处难以抹灭的印记,似是被激发了一般。他仿佛看到蓝灵所描述的种种场景,各种复杂,难以言表的情绪在心底滋生蔓延。

……

“李峰,记住。当我灵魂印记离开这据灵身之后,你就可以接管它了。到时候你就可以拥有我所修炼的全部灵力,算是暂时脱离了虚界的限制。不过,由于封魔镜失去器灵,这镜内的虚空乱流会变得更加狂暴。这时候,你就要抓紧时间,凝聚所有的力量,从你父亲瞬间打开的那道虚空通道冲撞而出。千万记住,一看到虚空通道的开启,就不要犹豫,用尽力量向前冲,只要冲出虚空通道,也就意味着离开了封魔镜。”蓝灵一字一句,很是认真的道。

“离开之后该做什么?”如此重要的事情,李峰自然不敢有丝毫懈怠,每当有不明白的地方就会开口询问。

“离开之后,你要注意,虚界的生灵是包括你在内,是不能离开灵身的。这时候,那天界就有了用武之地,你利用他们的力量,真正的打破虚界的边际,这才能来到真正的到达真实世界。”

“那你呢?”

“我虽然不是虚界生灵,但由于离开封魔镜,实力大减,同时冲出过程中消耗甚大,可能会沉睡一些时日。不过你不必担心,很快我就会恢复过来的。对了差点忘记了,当你真正进入真实世界,不要第一时间放了那些外界之人。切记,切记,小心为上。”蓝灵不厌其烦一再强调道。

对于蓝灵话中隐含的意思,李峰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俗话说人心叵测,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天界七子信誓旦旦,保证不会透漏任何关于他们的事情,但谁有肯定他们不会出卖李峰他们呢!

“好了,现在你来接管灵身,通知伯父开启通道,我来辅助你,一举冲破封魔镜的束缚。”蓝灵说着,身子蓦地的一变,重新化作一条迷你黑龙,正是所谓的灵身。

李峰也不再犹豫,身子一晃,顿时没入那条迷你黑龙之中。对于这具龙身,李峰十分熟悉,与锁魂链入体的感觉十分相似。不长时间,他就熟悉了新的身体。

“好了,开始!”李峰通过灵殿通知了在封魔镜外的李天贵。

“好!”

不久之后,狂躁无比的虚空中,一道漆黑的裂痕隐隐出现,这道裂痕看似不大,实际上在无边无际的虚空中显得尤为显眼。

“遁!”李峰远远的看到裂痕的出现,然后身子蓦然一晃,出现的裂隙上空,没有丝毫犹豫,直直的向其中冲撞而去。

李峰一闯入那漆黑的裂隙后,那裂缝似是承受不住内外之力的挤压,终于“彭!”的一声崩溃了。

“向前,向前!”李峰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如同一头莽牛一般,一直向着前方漆黑的通道冲去。

如果现在他瞧一眼身后,一定会亡魂皆冒,在他身后的裂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溃散,隐隐约约是混沌一片。一旦他停下脚步,一定会被那混沌吞噬殆尽,或是迷失在未知的空间中,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只有向前冲出出口才是胜利。

……

一个破旧的洞穴之中,漆黑一片,唯有一盏昏黄的灯盏在不停摇曳,灯盏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紧闭双眼,手指结了一个奇怪的法印,额头上汗珠直冒,他孱弱的身体似是在承受着无尽的压力,瑟瑟发抖。随着身体的抖动,那昏黄的灯芯,也起伏不定。

终于某一刻,老者似是再也承受不住,终于喷出一口鲜血,昏迷过去。与此同时,那盏昏黄的灯芯,终于支持不住,熄灭了,洞穴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不久之后,在灯盏前方不远处,一面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镜子,忽然一阵光芒闪动,一个人影很是突兀的出现在镜子前。

“这里难道就是封魔镜外?”那道人影环顾了一下四周,自言自语道。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