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心
作者:星海之君 更新:2019-09-30

    心有灵犀一点通。

  奶奶看这笑兰,似乎难以置信。她要我们到她身边,给我们讲一件事。

  我和笑兰对视了一眼,听奶奶讲故事。奶奶的牙齿还好,我们听来感觉很舒服。

  张奶奶叹了口气,开始了她的故事。周围很宁静,只有奶奶那略显沙哑的声音。

  很久以前了,有一个小女孩,长到十五岁上没了爹娘,跟着哥哥嫂子过日子,这女孩出落得一表人才,长长的瓜子脸,弯弯的柳叶眉,一双大大的眼睛好像会说话,鼻梁略显扁平,但是配在她的脸上人人还是觉得瑕不掩玉我和笑兰对视了一眼。

  那女孩子手可真巧,做一手好豆腐,周围邻里谁人不夸?我和笑兰又对视了一眼

  为了小的时候裹脚的事跟爹娘大闹一通,后来要扎耳朵眼了,她又不愿意,说不喜欢戴耳环,挂项链的。爹妈不同意,硬找人来给穿,穿了一下,还没有透呢,就让她挣扎着跑了。我记得呢,流了很多的血。真是难以想象。

  那时候啊,我才嫁给成来他爷爷,我们年龄相差不大,经常一起玩。

  她呢,整天做豆腐,做了豆腐,让他的哥哥挑着出去卖。闲下来的时候就在家里绣个枕头套、荷包什么的,周围的小伙子都仰慕她,可是她对谁都是冷冷的。

  村里有个出名败家子,从小失于教育,但是人是那种鬼灵精,会吹笛子。经常坐在姑娘家后面的小山上吹笛子,每当这时候,姑娘就放下手里的活计,出神地听着。

  败家子把家财挥霍光了,出去又偷又骗的混日子。回来的时候,还是坐在那里吹笛。而那姑娘,一样在那里聆听。

  姑娘年龄渐渐大了,哥哥嫂子想给找个人家,可是她谁也看不上。都冷冷的回绝了,媒人被她骂了几次,也不敢上门张罗了。

  直到有一天,姑娘竟然怀孕了!未婚先孕,这在那时候可是会被千人唾骂的,她的哥哥当然觉得脸上无光,众人也都替姑娘惋惜。可是孩子是谁的呢?

  姑娘就是不说,她的哥哥也没办法。就这样拖到了行将临产。

  这时候外出的村民带回来一个消息,说那败家子参与了一伙偷盗抢劫案,在被追打的过程中,死了。

  姑娘哭得死去活来,众人这才知道孩子原来是那败家子的!

  姑娘想死,可是,她跟我说,她没权利杀死一个孩子,她想把孩子生下来。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出去运回败家子的尸首,可是她好久都没回来。

  等她回来的时候,带着败家子的骨灰盒,她告诉我,是她亲手焚烧的尸体。她把骨灰盒葬入了败家子的祖坟。

  可是孩子呢?我问她。送给人家了!

  她不说,我们也不知道到底送给谁了。唉!冤孽呀!

  回来她就去见她的哥哥,她哥哥不让她进门!她坐在门口哭了一夜,给哥哥嫂子磕了个头,就走了。

  等我们再见到她时,是从水库里被人捞上来的时候,人已经泡得很大了!唉!多好的姑娘!可惜了!

  她的哥哥心里难过,可嘴上还犟着,不让把她葬入祖坟。

  后来众人一齐劝说,好歹算是下葬了,可是她没有后代,她的哥哥也不允许家人提起她,为此还大大的生了几回气,人们也就渐渐把她遗忘了。可怜她死了很久,没有人给她扫墓啊!

  至于她的那个孩子,谁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更不知道下落。

  张奶奶老泪纵横,凝视着我:

  “小宜啊,她是你的姑奶奶,你爷爷的妹妹,你父亲的姑姑!”

  我早就有感觉了,可是我的妈妈告诉我她是个老**呢,没有出嫁。

  “是呀,你爷爷不让人提,所以大家都很忌讳,而且她也确实没有出嫁啊。”

  我知道她的坟。但是确实没有给她扫过墓。我突然想起来,在我遇到窄脸鬼的时候,我就是趴在她的坟上度过了一夜!

  “至于这个孩子,”张奶奶指指笑兰,“一定和她有什么渊源,你长得太像她了!”

  笑兰和我都在流泪,我们能够确定,那是我的姑奶奶,也是笑兰的外婆!

  她是个长脸,所以化成长脸鬼提醒我;她把她扎了半截的耳朵眼按到我身上,提醒我;她甚至改变我的容貌来提醒我,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啊!谁也没给我说过。

  也许她真的急了,拉我到水库边,告诉我那里是她跳水的地方,但是我还是不能醒悟。

  张奶奶又说了:“本来给你们一个纸人想镇一镇,可是她托梦给我了,所以我收回了纸人。那时候我就知道了,可是不知道你的媳妇是谁,现在看到了,孩子你能告诉我你娘是谁?”

  笑兰流着泪:“她老人家早就去了!但是我知道她是寄养的,可她对自己的身世什么也不知道。”

  “唉!”老太太叹口气,“你的外婆也许什么也没说呢,她也许只是遗弃在那里等人去拣呢。你的母亲怎么会知道!”

  这个猜测合情合理,我和笑兰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真是不可思议!

  难怪每一次我身体上的改变,都让我觉得能够接受,原来那是我的姑奶奶!我们本就有相似的遗传基因。她为了自己的孩子们,这一番**夫可真下得不小!

  “去吧,孩子们。”张奶奶擦干了眼泪,“去给她扫墓吧。”

  回到家里,笑兰哭个不停。我也为这位长辈的一生深深地叹息。那一连串的故事,在我看来,成了长辈与我开的玩笑。回忆起来,阴森森的气氛没了,只是一味的倍感亲切。

  我们收拾好东西,来到村西的祖坟。

  腊月的荒野,衰草连天,格外萧条冷落。

  荒野中那个坟头,更加显得凄凉。

  我从附近搬来一块巨石,平放在坟前,做了供桌。又挖了几筐新土,添在坟上。

  笑兰也不说话,默默的摆上菜,焚纸烧香,遥祝她的外婆我的姑奶奶平安。

  这是她死后第一次享受亲人们的供奉。我们格外郑重,还给她摆上酒,两腔热泪,同时洒在坟上。

  我们同时也告慰了我的爹娘,让他们在九泉之下放心,我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我掏出了那张扑克牌,黑桃Q,那也许是她自封的。其实她本来就像一个皇后一个公主的。我把那张扑克牌在她的坟前焚掉了。我知道这也许只是她的一件道具。至于我的容貌,也许根本就没有改变什么。

  收拾好东西,我们准备相伴着回家,其时斜阳西坠,寒鸦数点,衬托的天际分外肃穆。

  我们都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孩子们,我的心在祝福你们!”

  走出很远,我们还频频回头,她一定听到了我们对她的祝福。

  她是我们心目中真正的豆腐西施。

  《全文完》

活动体验炫彩版赢Q币中奖名单!点击这里查看